余东海:以物为人的尺度,以人为物的奴隶—东海客厅论马家

0

【拜物教】一切围绕着物质转,一生围绕着财富转,以物质和财富作为衡量一切的价值标准,以物为人的尺度,以人为物的奴隶,这是马邦人不约而同的一大特征。它们共同的爱好,一是炫富,略有财富便昏天黑地,胡天胡帝;一是哭穷,一有困难便呼天抢地,怨天骂地。最奇葩的是,不少人一边炫富一边哭穷,炫富哭穷同时进行,两不相碍。或许,这也是受马帮影响或向马帮学习的。君不见,马帮最喜欢全世界炫富撒钱,但一说到福利保障制度和全民医疗免费,马上诉苦哭穷。这种高难度的动作,非马帮难以完成。

【拜物教】即使正善之士,如果拥有特权,也很难保证自己不败坏,遑论拜物教徒。它们经过马学洗脑,早已物欲大泛滥,恶习大解放,一旦大权在握,腐烂起来自然是分分钟的事。要让马帮官员重新做人,最好的办法有二:一是接受儒家再教育,二是严明纪律,严刑峻法,严加督查。两者结合起来,才能挽救一些还没有坏透的官员。

【论名相】东海自铸之新词甚丰,不少已经江湖流传,马学、马经、马政、马制、马路、马帮、马族、马邦就是其中几个。多次发现一些人于义不明,使用不当,特统一简释如下。马学,马家学说,马主义思想;马经,马家经典,包括马恩列斯毛的主要著作;马制,马家党主制;马路,马主义、虵蜖主义道路;马帮,马党;马族,信奉马学、坚持马路的族类,与马帮近义;马邦,马主义国家。

【论酷吏】贪官酷吏,天怒人怨。比较而言,酷吏罪孽更大,民愤更大,更难善终。传统酷吏酷于地方豪强和朝廷权贵,马帮酷吏酷于弱势群体及基层民警。马帮酷吏之酷,集中表现于三个方面:一、助恶欺善,草菅人命;二、弄权玩法,罗织构陷;三、防民之口,与民为敌,以言治罪!

【马家帮】马帮成立以来,很多精英为之服务。四九立国之后,境内精英无不入其囊中。不过,入其囊中的精英绝大多数是三无牌,随波逐流不入流,邪命恶令无不从。极少数二三流人物,仿佛具臣,逆天弑民,亦不从也。真正的第一流、超一流人物,以道事君,只事有道之君,绝不会助纣为虐。纵因故偶入马圈,也能及时脱离。

【马家帮】马帮制造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是完全不相匹的,其制造问题的能力特别强大,人世间一切罪恶都可以创造出来;而解决问题的能力特别微弱,很多时候连头痛医头、脚痛医脚都做不到,只能头痛封口、脚痛封口,或者把发现问题的人解决掉。马帮自己就是百年来中国最大的问题,是一切问题的根源,一切罪恶的母体!

【马家邦】顾炎武说:“世道下衰,人材不振,王伾之吴语,郑綮之歇后,薛昭纬之《烷溪沙》,李邦彦之俚语辞曲,莫不登诸岩廊,用为辅弼。至使在下之人慕其风流,以为通脱,而栋折榱崩,天下将无所芘矣。”(《 日知录 》)东海学舌曰:世道败坏,人材凋零,延安之民歌,苏州之小曲,诲盗诲淫之小说,反仁拜物之文章,莫不登诸岩廊,用为辅弼。至使在下之人慕其富贵,以为榜样,而天崩地裂、天下板荡矣。

【马邦人】不少马邦人不值得交更不值得教,也不可教,故避开就是最佳选择。子曰:“贤者辟世,其次辟地,其次辟色,其次辟言。”辟就是避开。辟世避得最深,全面彻底地避开;辟地是避免同居一地,辟色是避免接触,辟言是避免交谈。以网群为喻,辟世是根本不上网,辟地是不入某些群,辟色辟言同群不接触不交谈。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

【马邦人】成龙有句名言:“中国人是需要管的”云。西方人被法治所管,那不叫管,这里的管,显然是指恶制恶法。这话无疑是对中国人的侮辱。然而不能不承认,由于被马帮管得太久了,很多人早已无中国味甚至无人味,不仅不知追求自由,甚至不配享有自由。这是一条东海律:德治自由是为正人君子准备的,法治自由是为正常人准备的。无法无天的野蛮者只适合极权主义的铁鞭。

【马邦人】把人变成猪,最方便极权,堪称是极权统治的不二法门。骑上人头不容易,骑上猪背很容易;防民之口不容易,防猪之口最容易。宰杀的时候更容易,愿意让它惨叫几声就让它惨叫几声,不愿意的话,可以让它根本发不出声音来。注意,让古人西人接受马家教育,生活于马家社会,他们整体上也会变得与马邦人一样,变成无知、无德、无耻的三无牌。《韩非子》曾引用惠子的一句话:“置猿于柙中,则与豚同。”把猿放到笼子里,就和猪一样。

【媚于民】过度赞美人民,也是一种病。过度赞美的居心和动机因人而异,有真诚虚伪之异,有善意恶意之异,但同样有病。马家赞美人民,恶疾也,虚情假意而恶意满满,是为了干民之誉和逢民之恶,而更好地欺骗、利用和奴役人民。某些儒佛道徒和自由人士过度赞美人民,则是愚病。有佛徒赞美马邦百姓淳朴厚道,有儒生将老百姓信仰老天爷当做人格神存在的证据,有台湾名家将一句乡下老媪的平常话分析出大量微言大义,俨然胜过孔孟,令人失笑。这些都是过度赞美。用心或不错,知见则不高。

【马家谣】所有两极主义,无不酷嗜诈力。力者权力武力,诈者诬诈欺骗。撒谎造谣就属于诈的范畴。马帮成立以来,制造过无数无量的谎谣,内容包罗万象,主要可分为两种:一种是歌颂粉饰性的,自我贴金;一种是诬蔑丑化性的,给对方抹黑。抹黑的对象遍及古今中西,概乎言之有五:一是国党和民国,二是中华文化、文明和历史,三是美国和西方,四是修正主义苏联,五是在权力斗争中失败的自己人。海量谎谣中有很多粗制滥造,也有非常巧妙天衣无缝的,非当事人内行人不能辨别。有些事情真相如何,只能等将来档案解密或知情人揭晓了。

【马家史】马家知识分子既不配讲中国历史,也不配讲马帮自己的历史。不仅是一般不老实、没见识的问题,而是其历史观极端错误、反常。讲历史,首先必须树立正确的历史观。论历史观,中华唯仁史观最正确,西方唯人史观次正确。苏俄的唯物史观,物眼看史,必然是人物善恶颠倒,事件是非混淆。例如,金冲及《毛周的真实关系》中说:“在两人的关系中,当然毛起着主导的作用。小平同志讲过一句很中肯的话:没有毛主席,也许我们至今还在黑暗中摸索。对周恩来,我想也可以这么说:如果没有毛泽东,周恩来不会成为今天这样的周恩来。当然从青年时代起,周恩来一直是很杰出的,但真正能使他在一个正确方向下充分施展才能的,还是因为有了毛泽东的领导。这是事实。”这样的立场和眼光看历史看人物,只能是盲人摸象。欲看清毛周和它们的真实关系,绝无可能也。

【论外援】文化援助必须是优秀文化,儒家文化最优,西方文化次之。输出唯物主义、社会主义、极权型市场经济之类,那不是文化援助而是负援助。如果说支援邪恶政权是助恶,输出马家的东西就是恶助,对于受助者或有小利,却有大害。从列斯开始,凡接受马帮文化经济军事援助的国家,无不灾难深重,民不聊生。

【七大恨】站在儒家立场上,东海对马帮有九大恨(详见《文化决定论漫谈前言》),站在一个男人诗人的立场上,东海对马帮也有七大恨:一恨马帮毁了中国女,让女性群体假冒伪劣化,不可爱;一恨马帮毁了中国酒,让酒市场充斥假冒伪劣品,不可靠;一恨马帮毁了中国诗,让诗歌低俗下贱化,不可闻;一恨马帮毁了中国话,让中国人不会说中国话,说起话来不堪入耳;一恨马帮毁了中国建筑,让人们住得不伦不类,不适宜居住;一恨马帮毁了中国名胜古迹,让它们俗不可耐,不堪入目;一句话,恨马帮毁了我中国人,让中国人没有了中国味乃至人味。

【百年劫】百年来,大多数国人即使想做好人,也往往没机会。他们成长和生活的环境空前反常恶劣,家庭、学校、工作、社会等等环境,无不恶劣,大多数人的父母老师同学同事上司下属,无非反孔崇马派和拜物拜权者。百年来,大多数人只怕一辈子都没见过甚至没听说过君子人,做梦都想不到人世间居然有君子。

【文化眼】防民之口,罪恶极大;防儒之口,其恶更大。无论贫富贵贱强权弱势,只要充当了防口的鹰犬和卫巫,就要准备付出相应的代价!贫苦弱势不是防口帮凶的理由。古来政治大恶,以厉王防口、暴秦焚书、长毛灭儒、红毛掘墓为最。三帮分子与之同罪!

【文化眼】马帮最善于煽动、引诱弱势群体互坑互害、互相投毒和残杀。封口禁言的具体执行者都是弱势群体,他们以封杀真理真相正义和民众呼冤求救的声音为己任,同时也封杀了自己的希望,恶化着自家的命运。网警与网民,城管与摊贩,五毛党自干五党与公知派,堪称弱势群体自相残杀现象的三个典型。公知派不乏体制内人,但都很边缘,仍可划入弱势群体范畴。

【东海律】信伪者愚,信邪者恶,拜物者贱,或贱而愚,或贱而恶。信伪,包括信伪言伪学伪人伪科学。文化政治金融江湖各界骗子,都是伪人。信邪,包括信奉邪说邪法邪道邪神。信伪信邪拜物,人间三大不祥,轻则失财失身、失魂落魄,重则家破人亡、无世在下。

【论崇拜】圣贤崇拜和个人崇拜,性质截然不同。个人崇拜是通过权力和欺诈推动起来、创造出来的伪崇拜,会随着信息的公开、民智的提升和极权的衰败而迅速衰退,直到烟消云散,崇拜对象还原为独夫民贼。圣贤崇拜则是真真切切、实实在在的崇拜,具有发自良知的真实性、水到渠成的自然性和持之以恒的永久性。

【儒与马】崇拜赞美孔孟与崇拜赞美马列,性质截然不同。崇拜孔孟是崇拜天理良知昊天上帝,赞美孔孟是赞美人世间最正确美好光明的中道圣人;崇拜马列是信仰拜物邪教,赞美马列是崇拜赞美人世间最错误丑恶黑暗的邪教魁首。

【儒与马】天下大同谁都能讲,马帮也讲,并试图用共产冒充大同。故讲清楚同什么,非常重要。儒家追求的是同德同仁天下归仁,人人皆有士君子之行。没有这个前提和基础,共产主义只能是空想妄想,物质财富资源再丰富,也满足不了拜物教的贪婪;即使整个宇宙全面开发,也填不满它们的物欲膨胀。讲清楚了这一点,共产主义的性质一目了然,也就冒充不了仁本主义的最高社会理想。

【历史眼】邓君的改革注定只能局限于经济领域,不可能触及政治体制。他的思想和话语虽然冲破了马学毛思的牢笼,但没有自成体系的新思想可与马毛一争,故只能局限在“白猫黑猫论”和“不争论”的实用主义范畴,“不争论”是因为缺乏思想高度和内力。胡赵、胡温辈同样不可能启动真正的政治改革,即使有心也无力,既无必要的政治智慧和道德力量,更必取而代马新思想准备。

【请选择】作为主体文化和指导思想,现在能够取马学而代之者有二:一是儒学,即仁本主义,开出礼制德治,儒家宪政;一是西学,即自由主义,开出民主法治,西式宪政。这是未来中国两条道路选择。最优选择无疑是仁本主义道路,既有传统合法性,又可吸收西方制度和文明精华。因为仁本主义文化体系牢牢占据精神和思想双重制高点,还可以特别有效地提升官德民智,重塑民族精神,最大程度地减低转型的政治风险和社会代价。

【余八点】对马帮八点希望,希望马帮进行结构性改革的八大内容:一、改革教育体制,以儒学为第一学科;二、儒家教育自由,自由办学;三、言论自由,包括新闻自由和互联网自由,彻底废除思想罪和文字狱。四、结社自由,包括允许工会存在并独立运作。五、放弃国企垄断,取消国企补贴,促进市场公平竞争。六、减少政府对市场的干预,取消各种审批收费。七、大幅降低税率,让广大企业公平竞争。八、保护财产权,禁止随意剥夺私有财产。

【余八点】或谓东海是与虎谋皮。或许,但吾还不至于幼稚到奢望马帮能够接受吾八点要求的地步。明知马帮不足与谋,依然提出余八点,是别有用心,是要告诉马帮也告诉天下后世,人心不死,儒心不死。无论受到怎样的封锁围堵,改变不了吾人对自由文明的向往和追求;即使多数儒家已经噤若寒蝉或投怀送抱,仍有东海这样的儒者,初心不改,寸步不移!

2022-8-13余东海集于青秀山下独乐斋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和立场,转载请标明光传媒,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