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阳:美台复交 大时代的顺应与必然

0
葵阳——美台关系
葵阳——美台关系

美台复交 大时代的顺应与必然

葵阳

台湾当地时间2022年8月2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女士率团抵达台湾,开启了最近25年以来美国官方最高级别官员访台的行程。期间会晤了台湾中华民国总统府、军界、立法院、国安局等主要行政机构的高级官员。此次美国高级政府代表团访台,给国际政治带来新的聚焦与热点,更是给中共政权引发了核爆级的外交应激反应。而美国当下重量级的政治家、前国务卿蓬佩奥发表在公众媒体的一番支持佩洛西访台的言论,更是让这一次的美台关系演进变得举世瞩目。

众所周知,美国与中华民国之间有着非常悠久的交往史。从1913年建交,经历了二战的结盟并且取得全面胜利。甚至1951年至1979年美军驻扎台湾,美国各界长期跟台湾进行科学、技术、商品、能源层面的交流和支持,可以说是两国的政治蜜月期。美国和中华民国交好的局面在1979年戛然而止。基于多方面的利益权衡,时任美国总统卡特与他的执政团队突然宣布与中华民国断交,而选择了跟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从那一刻起,中华民国(台湾)在国际社会从一个正式的、具有法定传承资格的、代表中国的政权,沦落成为国际事务的边缘人、旁观者。甚至连体育赛事和国际卫生组织的科研活动,台湾都无法体面、正式地参与。而这个过程中,中共政权每每不遗余力地对中华民国的正统、合法地位进行挤压。动用大棒威胁加糖果诱惑的方式,让诸多曾经中华民国的邦交国跟中华民国断交,投入中共政权的友邦阵营。其中最近,也是最典型的离间对象,就是南太平洋的所罗门群岛。

恶邻相逼,故友离弃。让中华民国生存空间越来越局促,被挤占国际社会的合法地位,而且时时刻刻被中共政权军事威胁。夹缝求生,处境何其艰难!然而中华民国没有屈服,更没有顺势摆烂。在完善了民主选举制度之后,中华民国(台湾)从后蒋时代开始,直到民进党蔡英文组阁,完成了现代民主转型。一举成为了一个实力超群、可圈可点的现代化文明国家。

我们一直被中共政权误导,他们总会引导我们去关注和讨论台湾的“独立”或“统一”。细思之下,其实这是一个伪命题,因为中华民国(台湾)早就是一个严谨庄重的主权国家,何须讨论!台湾是一个主权国家,理由有六:

其一、可追溯的历史文件显示中华民国具有无懈可击的执政法统,承接满清、民众授权。而号称具有泛中国统治权的中共政权,恰好是来自于外族势力(苏俄)培植的傀儡政权。

其二、中华民国有两千三百多万公民,三万六千平方公里国土面积,规模可观,其体量为中大型国家。可追溯的完整历史,有据可循的传承法理正统性,以及完整的《中华民国宪法》和国旗、国歌。有“一府五院”的民主选举政治制度.

其三、中华民国有独立的军队和国家防务系统。台湾的军事实力在全球所有197个主权国家中排名前15位,可谓实力超群!

其四三、中华民国有独立的、信誉不俗的公民护照。中华民国护照在全世界110多个国家享有免签待遇,其中囊括几乎所有发达国家,这是国际社会对主权国家认可的高阶形式。

其五、中华民国有独立的货币与金融体系。新台币汇率稳定,中华民国中央银行运转有序声誉不凡。

其六、中华民国在医疗、文化、科技、农业、水产、航运等领域,都有着不俗的国际地位和行业知名度。其中的全民医疗健保体系和电子产品,堪称业界翘楚。

中共政权以七十龄之身,妄图让一百一十岁之中华民国臣服并且“认祖归宗”,实属荒唐之极!

目前对于台湾而言,仅仅是受制于“联合国”这样的被中共国和俄罗斯挟持的,非正常状态的国际机构“拒绝承认”。而联合国这样的已经被邪恶势力操控的组织,可预见的是势必会遭遇文明国家集体摈弃。正本方可清源,所以台湾的国际地位,是根本不需要联合国的承认,即具有天然的、逻辑完整的政体合法性。中共政权的杀手锏,只不过是利用金元外交和大国威慑,迫使他国不跟台湾建交而已。对于台湾而言,无正义感的友邦,不要也罢,根本不影响自己的运转有序,生机勃勃。

全世界多数国家,都基于不同的利益诉求或者历史原因,选择了与中共政权建交,而拒绝承认台湾的主权国家地位。然而在人类近代史中的责任担当、进步促进、共建参与方面,两千三百万台湾人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甚至书写了一个主权国家的时代担当中浓墨重彩的篇幅。

对中华民国而言,最大的好消息是,美国在俄罗斯、中共国、朝鲜的东亚邪恶轴心团体的不断挑衅与搅局之下,重新审视、评估了台湾的安全和重要的经济、战略地位。美国人已经看到四十多年前扬共抑台的政治恶果,他们也开始在反思与修正。

此次的佩洛西访台,以及蓬佩奥的正面支持台湾,以及能让全世界看见美国民意,以及未来东亚形势的走向。英国《卫报》埃里耶特(Larry Elliot)在经济版观点栏目的文章认为,访问可能加速催化中国与美国之间的经济脱钩,而全球主要经济体似乎并没有在这方面做好准备。论你是否做好准备,变革都不可避免,人类文明正向前进难以回避。

对于美国而言,单单一部《台湾关系法》是不足以确保台湾人民和东亚局势的稳定。因为习共执政后期,一直在尝试武装进犯台湾,这是台海的危机,也是全世界安全稳定、繁荣发展的重大威胁。台海两岸,一边是延续着千年执政正统,选择了民主制度、建设得繁荣兴盛的合法政权—中华民国。另一边是崇尚暴力阴谋篡权窃国、回避抵抗外敌、坚持独裁暴政、扶持国际独裁与暴恐势力、内失民心外丧国格的苏俄代言人伪政权—中华人民共和国。美国会作何选择?

希望美国政府和美国选民能够认识到,当务之急是与中华民国正式复交,并且促使其以正式的主权国家身份进入各种政治、经济、军事、技术、医药、体育等国家组织。把中华民国作为主权国家纳入国际法规的保护体系,这也是最优的,一劳永逸解决台海危机的举措。中华民国一旦恢复国际地位,那么习共便不再有机会以“解决主权国家内部矛盾”的理由对台湾进行胁迫和“武统”。

而美国跟台湾建立正式外交关系,自此多了一位在亚洲关键位置的正义盟友,也能够对特定区域的独裁政权、恐怖主义组织保持最大化的抑制和打击能力。对美国维护世界和平、推行普世价值,都是百利无害之举。美国牵手中华民国,世界拥抱文明台湾,都是符合历史潮流,顺应文明进化的良善之举。

希冀中华民国七十年屈辱,在美国的协助下得以平复。中华民国屹立在世界东方,是2020s大时代中对人心和公义的顺应,也是历史拨乱反正、正本清源的必然。而因此带来的区域安定、族群繁荣、正义彰显,实属台湾人之幸甚,华人之幸甚,全世界人民之幸甚。

(葵阳写于美西时间2022年8月14日上午9:10,于美国洛杉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