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70岁:塑造他性格的七个关键时刻

0
2
Montage of Vladimir Putin now and as a boy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10月7日年满70岁。过去的经历如何让他成为一名发动灾难性入侵乌克兰的孤立独裁者?

普京生命中有七个关键时刻塑造了他的想法,解释了他为何与西方日益疏远。

1964年学习柔道
Vladimir Putin (bottom) wrestles with a classmate in St Petersburg in 1971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1971年,普京(下)和同学练习摔跤。

普京出生在伤痕累累的列宁格勒(Leningrad),那里在二战中被围困了872天。他在学校里是个暴躁、好斗的男孩。他最好的朋友回忆说,“他能和任何人打架”,因为“无所畏惧”。

尽管如此,在街头帮派泛滥的城市里,瘦弱而好斗的小男孩需要优势。12岁那年,他先是学习了俄罗斯自卫术桑搏(sambo),后来又学了柔道。他意志坚定,纪律严明,18岁时已经获得柔道黑带和全国青少年比赛第三名。

当然,这段经历成为了他精心设计的大男子主义形象的一部分,塑造了他的早期信仰——在一个危险的世界里,你需要自信,但也要意识到,当一场战斗不可避免时,“你必须先出手,而且要打得让对手站不起来。”这是他自己说的。

1968年申请克格勃工作

总的来说,人们都避免去列宁格勒的列特利尼(Liteyny Prospekt)大街4号,那是克格勃(KGB)在这座城市的政治警察总部。在斯大林时代,有太多人从那里的审讯室进入古拉格劳改营。有人开玩笑说,所谓的“大房子”(Bolshoi Dom)是列宁格勒最高的建筑,因为从那里的地下室可以看到西伯利亚。

尽管如此,普京在16岁时走进铺着红地毯的接待处,询问桌子后面一脸茫然的官员怎样才能加入。他被告知,需要完成兵役或获得学位。普京因此询问,哪个学位最好。

官员告诉他——法律。从那时起,普京就下定决心要从法律专业毕业,毕业后他就被录取了。对于普京这个精明的街头猛汉来说,克格勃是城里最大的黑帮,甚至为那些与党毫无关系的人提供安全和晋升机会。

但这也是成为社会推动者和影响者的机会——就像他自己在谈到少年时看过的间谍电影那样,“一个间谍可以决定成千上万人的命运”。

1989年被暴徒包围

尽管普京满怀希望,但他的克格勃生涯从未真正起飞。他工作踏实,但并非野心勃勃的成功人士。但他还是努力学习德语,这让他在1985年获得了克格勃在德累斯顿(Dresden)联络处的职位。

他在那里过上了舒适的外国生活,但在1989年11月,东德政权开始以惊人的速度崩溃。

12月5日,一群暴徒包围了德累斯顿的克格勃大楼。普京绝望地给最近的红军驻军打电话请求保护,他们无奈地说:“没有莫斯科的命令,我们什么也不能做。但莫斯科目前保持沉默。”

普京由此对中央集权突然崩溃保持警惕,并决心绝不重蹈苏联领导人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Mikhail Gorbachev)的覆辙,因为他在面对反对派时没有迅速果断地做出反应。

1992年 操作“石油换食品”计划

普京在苏联解体时离开了克格勃,但很快就获得职位,成为一名为圣彼得堡改革派新市长服务的掮客。

经济直线下降,普京受命负责一项交易,用价值1亿美元(8800万英镑)的石油和金属换取食物,帮助这座城市的人们度过难关。

最终没有人得到食物,但根据一项很快遭到压制的调查,普京、他的朋友和这座城市的黑帮分子私吞了这笔钱。

在“狂野的90年代”,普京很快意识到,政治影响力是可以变钱的商品,而黑帮可以成为有用的盟友。当周围每个人都从自己的地位中获利时,他为什么不呢?

2008年入侵格鲁吉亚
Woman grieving in Georgia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南奧塞梯的一名妇女在哀悼自己的儿子。

普京2000年成为俄罗斯总统,他希望能以自己的方式与西方建立积极关系,也帮助自己在前苏联范围内建立影响力。他很快感到失望和愤怒,认为西方正在积极地试图孤立和贬低俄罗斯。

当格鲁吉亚总统米哈伊尔·萨卡什维利(Mikheil Saakashvili)承诺加入北约时,普京愤怒了,他以格鲁吉亚试图夺回对俄罗斯支持的分离地区南奥塞梯(South Ossetia)的控制权为由,采取惩罚性行动。

五天后,俄罗斯军队击溃了格鲁吉亚军队,迫使萨卡什维利接受了屈辱的和平。

西方国家感到愤怒,然而不到一年,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就提出“重置”与俄罗斯的关系,莫斯科甚至获得了2018年足球世界杯的主办权。

在普京看来,很明显强权即公理——软弱而反复无常的西方国家会咆哮,但最终会在坚定的意志面前退缩。

2011至2013年 莫斯科抗议活动
Protests in Moscow in 2013 in support of opposition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人们普遍相信,2011年的议会选举受到操纵,这引发了抗议活动。而当普京宣布将在2012年竞选连任时,抗议活动被激发起来。

这场抗议被称为“波洛特纳亚(Bolotnaya)抗议”,以挤满抗议者的莫斯科广场命名。这是普京执政以来公众参与的最大规模的反对活动。

普京认为,这些集会由华盛顿发起、鼓励和指挥,并把矛头指向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

对普京来说,西方国家直接向他袭来,他已经动真格了,处于战争状态。

2020至2021年 疫情中的隔离

当新冠病毒席卷全球时,普京进入了隔离状态。这对个人主义的独裁者来说也非同寻常——任何去见他的人都要在看守下隔离两周,然后穿过一条浸泡在杀菌紫外线和雾化消毒剂中的走廊。

这段时间,能够与普京面对面接触的盟友和顾问急剧减少,只剩下少数附和之人和鹰派同僚。

普京接触到的异见减少了,甚至看不到自己的国家了。他似乎“了解到”,他所有的假设都是正确的,所有的偏见都是合理的。入侵乌克兰的种子已经种下。

*马克·加莱奥蒂教授是一位学者和作家,他的著作包括《我们需要谈谈普京》(We Need To Talk About Putin)和即将出版的《普京的战争》(Putin’s Wars)。

  • 马克·加莱奥蒂(Mark Galeotti)
  • 学者兼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