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纯钩:分久必合或合久必分,世道巨变需水到渠成

0
807

有网友私信给我,问「读历史每到民不聊生天灾人祸都有革命,但中共政权统治下经历三反五反及文化大革命,国民之伤痛死人数千万,为什么不见民反?」「为什么台湾不反攻大陆不见革命?」

第二个问题容易回答,台湾发生革命的根本原因在台湾内部,不在反攻大陆,台湾民主转型顺利,国泰民安,没有发生革命的条件。至于前面的问题,那就复杂多了,只能粗浅谈谈。

古人的智慧是: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分合之际,以「大势」为转移。何为大势,基本上分两方面,一是统治集团政权的稳固性,二是人民生活的处境。政权稳固,有天灾人祸,民变也难发生,发生后也容易处理;政权不稳固,民变一生即成燎原大火,双方力量对比急速变化,那时就有改朝换代的可能。

在人民方面来说,大多数百姓有温饱,民变不太可能发生,若饥民流离失守饿殍遍野,那就可能激起民变。若民变发生又逢统治集团虚弱,天下大变的机率就大很多了。

三反五反,中共对付的是少数人,工农大众还是「主人」;大饥荒年代饿死四千万,但中共政权还算稳固,有足够管控民间的力量;文化大革命天下大乱,但大饥荒已过去,民间生活得到改善,文革期间老毛摧毁各级政权,天下大乱,社会生活仍基本维持。

中共建政后,对中国人实行共产洗脑,对外反帝反殖,对内镇压反革命,成功把中国建成一个世上最大的监狱,中国人思想单一行动规矩,认识水平停留在蒙昧状态,对个人权利没有概念,对民主自由也无认识,即使有零星对现实不满的人,也掀不起大浪来。

中国人的民族劣根性根深蒂固,愚昧封闭,因循守旧,自私胆怯,逆来顺受,好死不如歹活,这都使中国人容易对痛苦麻木。中共是古今中外所有劣政的集大成者,中外历史上很难找到一个政权,把对人民的洗脑灌输和暴力管控做到那么彻底。

弱者愈弱,强者愈强,双方力量对比悬殊,要改变就更难。有人一说到中国,就是只能批判中共,不能批判中国人,这是一种政治正确的姿态,不能说明问题。国家的问题从来不只是统治者的问题,也有被统治者的问题,这方面很多前贤都有论述,如鲁迅﹑陈寅恪﹑台湾作家柏杨等。

最近大陆因动态清零引起民不聊生,不少地方发生社会冲突,有人又预言社会在崩溃中,要回答这个问题,要看整体,看发展趋势,看社会的根本矛盾。

中共是否处在崩溃的过程中,中共还可以维持多久的统治,崩溃的过程会有多长,这些都是问题。崩溃不会在一夜之间发生,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烂船还有三分钉,一切还要看官民两造力量的对比发生什么变化。

上海封控期间市民冲卡,有人喊口号「我们要吃饭」,那时应者云集,当口号变成「我们要自由」时,周围都静了。近日郑州大学生闹事,带头的学生要冲到大学行政楼,身边的同学都却步,这是什么原因?这就是民众的觉醒程度还很有限。民众缺乏强烈的政治要求,而政权维护统治的暴力足以弥平民间反抗,改变就没有那么快到来。

但中共政权又是否很稳固呢?如果稳固,习近平就不必一天到晚讲斗争,讲执政安全了。中共与人民的矛盾在加深,中共管治人民的难度在升级,事态在发展变化中,中国人何时才被逼上绝路,何时才有改变的强烈愿望,而中共何时才力不从心。

习近平以稳住政权为执政要义,为活命已到不择手段的地步,但你想活,世道容不容得你活,那就是另一个问题,中共什么时候开始崩溃,会先从基层大面积瓦解开始。基层政府没钱,上级无力救助,政府人员削减,工资发不出去,士气低落,官员躺平,民间管治失控,民变四处蔓延,那就是整体崩溃的苗头。

可以肯定,中共已陷入不可解脱的危机,一切都在向坏的方向发展。二十大后显示,中共并不打算改弦易辙,不准备重回改革开放和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路线,决心与民主世界对抗到底,眼前的内外困境无法解脱,危机只会逐步升级,看不到走出螺旋式下降的可能。

这是一个正邪争持的时期,前景很清楚,过程还有反复,这也是历史发展的正常规律。

–作者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