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1 7 月, 2024 12:46 下午

本月退党人数: 5
总计退党人数: 5

【按:2024台湾大选,陷入剧烈认知战,所谓「战与和」,其实是中共介入台湾大选的策略,显示习近平在失去「武统」可能性后,转为「和统」的谋略,其中仍然含有高度价值分歧,如制度、文明、实力等等优劣的对决,思想史家余英时,早在十年前的一次访谈中,便逐一厘清这些问题,为今日台海危机,留下一份高屋建瓴的文化辨析,当年他就严厉批评道:「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去台湾,不但总统马英九不敢见,连文化部长龙应台都不出来,没有出息到极点了,在我看来是很丢脸,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好像担心共产党会找你麻烦。老实坦白的说,对台湾目前的态度,我很失望,甚至不客气的说,我看不起了。我以前对台湾有一种期待,我也知道台湾有不尽如意之处,但对抗共产党的决心不能没有。」这份《余英时于2013年8月17日在其普林斯顿寓所接受世界日报的访问》,世界日报按语称:『余英时在访问中畅谈他对「中国梦」与中国未来的看法,也对中国现行体制提出一贯犀利的批评。 』】

历史学家余英时虽然坚持反共立场,但他的著作却在大陆广泛流传,笔端饱含人文情怀,思想影响华人世界。有人形容继2004年「钱穆热」之后,中国知识界兴起「余英时热」。余英时17日在普林斯顿寓所,欣然接受世界日报两小时专访,话题广泛,从中共一党专政到习李体制,从习近平的中国梦到他本人的「人类梦」等。余英时表示,他对中国前途并不悲观,并坚信中国传统文化不会消失,总有一天会回归文明的主流。以下是访谈摘要。

一、贪官妻、子送海外 对政权没信心

问:近年来「中国崛起」似乎是海内外共同的看法,就您的观察,中国是不是真正的崛起了?中国现状究竟应该如何看待?

答:我不认为中国真正崛起了,中共政权也不可能长期维持,政治制度一定要有变革。中国大陆现在贫富悬殊情况严重。沿海一带上亿人发财,但大都是跟共产党官员有密切关系的人,不是其家人就是亲友。所谓「肥水不落外人田」。不知道有多少共产党贪官,都把太太子女送到海外,也不知有多少钱存到海外,如果他们对自己的政权有信心,就不会这样做。

中共维稳费预算近年已超越军费,两会期间,北京动员80万人安保维稳,更有异见人士被多人带离京城去外地「公费旅行」。我表妹是「天安门母亲」,每次有人看望她或有什么风吹草动,一家人就被送去福州、杭州等地旅行,一去就一、二十天,陪伴他们的官员也很高兴,一起免费旅游。这也是维稳费为何支出如此巨大的原因。这样的社会就维持长久吗?任何有常识的人,都知道这是不可能长久的。

我相信中共政权将来是有变化的,总有一天维持不下去。但变得如何,尚不敢断言。

二、集体世袭制度 贪污腐败根源

问:您说不看好习近平的「中国梦」,您看好习近平的领导能力吗?习李体制面临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答:不少人对习李体制有期待,其实能有什么期待,只是喊喊口号而已。他们有个调查,访问了几千人,结果大约百分之七、八十的人不承认共产党执政,本来他们以为大家会热烈响应,结果恰恰相反,只好不了了之,不敢公开。但仍然有部分资料漏出来,被香港杂志发表。这反映一个很大问题,大家对共产党没有信心。

我没有把共产党看得这么伟大。因为中国的贪污腐败现象太普遍了,很多有钱人都跑到外国,都在国外留了后路。有的人虽然留在中国工作,但有护照在手,准备随时可以走。这就表示,他们并不认同共产党,并没有认为中国有一个梦可以把他们留下来继续工作。中共目前是集体世袭制度,108个太子党拥有万亿财富,操控168家国企。

另一方面,贪官每年逃出来的人数上万,很多钱都流出来,抓到的虽然不少,但毕竟是小部分,像这样的人是否认同中国梦?如果喊的口号连自己都不相信,什么伟大社会?某些海外华人,可能因为民族主义情绪表示认同,但真正了解中共现实情况的人不会认同。

问:那么,您的「中国梦」是什么?

答:我没有「中国梦」,有的只是人类的梦,我的「梦」就是大家平平安安,要做什么就做什么,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这样的社会才是我的梦。我没有要中国非常强大,凌驾于世界,这是中国人的虚荣心作祟。这种民族主义不是好东西,中共现在唯一能利用、有号召力的就是这点。民族主义应该只有被侵略时才应该有,那是为了让大家团结起来抵抗外侮。

我们看全世界最提倡民族主义的德国与日本,最后都没有好下场。可是,现在一些人很受民族主义影响,认为一百多年来被人欺负,希望「站起来」,让别人看到你就要膜拜,非要到这地步才能满足,那恐怕会走上自我「毁灭之路」。

三、2.5亿农民城镇化 毛泽东式大跃进

问:您最近提到城镇化时,认为这是对中国的一大伤害。但这项政策已开始推动,未来会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中国」?

答:中共提倡的城镇化,是毛泽东式的大跃进。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社会,把2亿5000万的农民从农村大批地搬迁到城市来,所有土地被中共拿掉,作为赚钱的手段。现在大陆各地老百姓抗议最多的是拆迁。现在有些地区已开始实行城镇化,如陕西已开始把农村人搬到城市,但困难非常多,首先是找工作极为困难,他们缺乏这个基础,有些人想回去,但原来住的地方没有了。

中共有两样东西最可怕,一是劳教,一是城管。城管到处造成危害,动不动就把人抓起来,送去劳改或劳教,完全靠暴力征服。这样搞下去,还是会回到秦始皇时代。

四、阿拉伯之春发展 北京当局担心否

问:看到突尼西亚、埃及这样阿拉伯之春的发展,难道北京当局不担心?

答:中共对这种运动非常惊心注意,对他的政权是一大威胁。但民主也不是是那么容易到手的,要取决老百姓的教育与品质,要相对的教育、相当的传统、相当的尊重反对派,这是很不容易做到的事。

我不认为一下子就可以跳到民主。台湾因为教育好、几十年的发展,加上日本殖民的关系,还有中国五四以来的科学民主东西,都是可以公开谈论的。但是现在共产党不准谈民主科学,像是最近所谓的「七不讲」,还是毛泽东那一套,什么能讲,什么不能讲,或是邓小平的「四个坚持」,这些都是中共不能动、不能谈、不能讨论的。

五、回中国须否定自己 并不心安理得

问:您追求自由、民主、人权的普世价值。随着中国崛起与您的年龄增长,中国想尽办法劝您回去,虽然您常公开批评中共政策,但大部分作品已在中国出版。许多海外的中国知识人,年老时都有怀乡与文化归属的情怀,您坚持不回中国吗?

答:第一我不喜欢热闹,如果我回去,到处开座谈会、演讲,我受不了,我现在也不谈政治。第二基本上是价值问题,这与六四无关。但要我否定自己所有一切才能回去,并不心安理得,我首先就看不起自己了。

我去不去大陆不重要 ,我不去还好,至少有一个人、而且我相信不止一人,让人知道有人这么做,而且这人还活着,不是非回大陆才能吃饭,这还是有意义的。

美国给我最大的自由,生活在一个自由的世界,我不要求别人跟我的看法一样,别人跟我的看法一样,我并不特别高兴,每个人都应有自己的看法和观点。

六、中共如放弃一党专制 我马上回大陆

问:若中共放弃一党专制,您会否考虑回大陆?

答:如果中共放弃一党专制,我马上去。

他们永远不会面对「六四」问题

问:六四与文革是中共至今不愿面对的难堪,也是不能动摇的统治基础。但北京当局对这个历史伤痕始终不愿认真面对,您看六四能平反吗?

答:我认为六四不存在「平反」的问题,只要中共政权存在的一天,他们永远不会面对六四问题,否则他们就垮台了,而且六四也不应叫「平反」。

「六四」后很多人认为中共很快会垮台,但他的组织太厉害,这里面也有个气数问题。

问:您为什么坚持反共?您对中国前途还乐观吗?

答:我的看法从19岁就形成了,但我不是为了反共而反共。我对中国前途并不悲观,中国传统文化不会消失,中国有些东西是生了根的,如祭祖、同乡会等「老东西」,还有温柔敦厚、人情味等,我相信慢慢还会回来。将来我们还要过正常生活,现在斗争太多,尤其共产党一天到晚讲阶级门争,但相信共产党不会永远存在,将来总有一天会回归文明的主流。

七、坚守民主价值 台湾保持软实力

问:您也提到台湾经验,是否可输出到中国大陆,可是近年来台湾因经济起不来,似乎也没有自信再常提台湾经验?

答:这就是台湾的最大问题,台湾有很大的心理问题,包括国民党在内,就是畏共怕共,怕得不得了。一是怕他打过来,好像完全不能抵抗,另外一种就是怕台独,于是就想用对岸来控制台独。这种想法是很自私的想法,说老实话,如果继续这样子顾忌下去,那最后只有向共党产投降。如果这样子,那当初何必跑到台湾来,在南京签字投降不就完了吗。

台湾政府跟共产党打交道要有原则,民主自由这套价值观要保持。像是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去台湾,不但总统马英九不敢见,连文化部长龙应台都不出来,没有出息到极点了,在我看来是很丢脸,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好像担心共产党会找你麻烦。老实坦白的说,对台湾目前的态度,我很失望,甚至不客气的说,我看不起了。我以前对台湾有一种期待,我也知道台湾有不尽如意之处,但对抗共产党的决心不能没有。

一个以反共为始的政府,怎么能搞到这个地步呢?跟共产党不是不可以打交道,三通都可以,但在政治上是不能让步的。我对马英九不了解,在我认识中是个蛮好的一个人。但我想他在党内的压力很大,就像大陆内部一样,有想法也施展不出来。配合有钱的台商做生意,少数人生活很舒服,就不管下面的人了,现在拼命拿大陆的好处,这样百姓会离政府越来越远。

八、台湾在文化上有实力 绝对高于大陆

问:您认为两岸之间来往,台湾自信何在,有没有外界普遍认知的「软实力」?

答:照理说,台湾在文化上有实力,是绝对高于大陆的,特别是那种有人情味的中华文化。而且台湾现有的社会是大家都接受的,没有人说要把他推翻来重新再搞一个。这是一个很大的稳定力量,台湾自己不觉得,你看中共花多大的力气去维稳,如果每个人都觉得不推翻这个制度否则自己不能活,就是很危险的状态。

问:各国与中共打交道时,似乎都担心万一中共垮台,中国不稳会带来灾难……

答:对,但大家把维稳不成的后果看的很严重,我觉得中共所谓的维稳,目的是在共产党不要失去政权。可是我觉得中国不会大乱,只是慢慢的不听中央指挥的情况。现在,不会让中共得心应手地使用暴力统治。所以中共所谓的维稳是夸张的,认为没有中共,中国就会亡了,就会乱了,但没有这么可怕。

(文章转自苏晓康脸书)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