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17 7 月, 2024 11:24 上午

本月退党人数: 6
总计退党人数: 6

作者:高胜寒 

 

论述贝蒂.沙巴兹之死的前因后果,就得从马尔科姆.艾克斯被刺杀说起。长久以来,贝蒂.沙巴兹和她的孩子们坚定地相信,伊斯兰民族清真寺就是刺杀马尔科姆.艾克斯的基地,而接替马尔科姆.艾克斯遗留下来的,纽约哈林第七号伊斯兰民族清真寺,领导职位的路易斯.法拉翰,就是下令谋杀马尔科姆.艾克斯的主谋,这种观点,潜移默化的影响着两人的孩子们,其中以二女儿库比拉.沙巴兹最为激烈。 

库比拉.沙巴兹于1960年12月25日,在纽约市出生,当马尔科姆.艾克斯在纽约奥杜邦宴会厅被刺杀时,年仅四岁的库比拉.沙巴兹,就坐在台下,亲眼看着自己的父亲被乱枪打死,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个永远无法抹去的阴影,逐渐演变成一种强烈的报仇欲望。中学毕业后,库比拉.沙巴兹进入新泽西州普林斯顿大学,但只有两个学期,就无法继续下去,转到法国索邦大学(Sorbonne University)就读,并从事翻译工作。

关于库比拉.沙巴兹曾在普林斯顿大学就读一事,是有疑问的。1983年度普林斯顿大学学生秘书长维尔茨伯格·哈克(Jan Wurtzburger Hack),被采访时吃惊地说 :“什么?库比拉.沙巴兹是我的同学?怎么我不认识她呢?”打开手提电脑查看,也找不到库比拉.沙巴兹的名字。 

1984 年,库比拉.沙巴兹在巴黎,遇到了一位阿尔及利亚穆斯林男子布阿斯巴(L. A. Bouasba),并在1984年10月8日,与他生下了一名小男孩,取名马尔科姆.拉蒂夫.沙巴兹(Malcolm Latif Shabazz),她的家人则昵称这个可爱的孩子为小马尔科姆(Little Malcolm),随后他们的关系因为布阿斯巴的失连而结束后,库比拉.沙巴兹带着几个月大的马尔科姆.沙巴兹返回美国,定居洛杉矶。

一个单亲母亲带着一个聪明而调皮的孩子,其生活之困难,可想而知。从餐馆服务员到化妆品推销员,再到律师楼文职工,没有固定的工作,就是没有固定的家,哪里有工作,她就搬到哪里,来回的纽约、费城再回到纽约,住在每周五十美元租金的小房间里,与妓女和毒贩为邻居。 

悲剧来自个性,个性则来自环境。库比拉.沙巴兹的婚姻速度,和她的工作更换速度差不多,近乎儿戏,马尔科姆.沙巴兹在一种极其不健康的环境下四处漂流,不停地换爸爸,不可能会有健全的个性。库比拉.沙巴兹走马换灯似的更换男朋友,加上酗酒恶习,造就了马尔科姆.沙巴兹的顽劣个性,从内心就鄙视母亲的心态,导致了数次用暴力殴打库比拉.沙巴兹的恶习。

库比拉.沙巴兹将自己种种不如意,归罪于没有父亲,而造成没有父亲的祸首,就是路易斯.法拉翰。在一次1994年3月13日的采访时,贝蒂.沙巴兹公开指责,路易斯.法拉翰就是杀害她丈夫的幕后元凶,库比拉.沙巴兹认为自己母亲已经暴露在危险中,她决定要设法杀掉路易斯.法拉翰。 

1994年5月,库比拉.沙巴兹直接问孔武有力、体格魁梧的新男朋友迈克尔.菲茨帕特里克(Michael Fitzpatrick),可否到去伊利诺伊州,替她干掉杀父仇人路易斯.法拉翰?条件是事成后与他结婚。为了讨好库比拉.沙巴兹,也为了马尔科姆.沙巴兹已经开始称呼他为爸爸,迈克尔.菲茨帕特里克伪装着允许了。

在未来的两个月里,两人多次探讨谋杀路易斯.法拉翰的计划,库比拉.沙巴兹并且支付了两百五十元的费用,当然包括她母子两人,搬进迈克尔.菲茨帕特里克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Minneapolis)的家在内。

等到库比拉.沙巴兹和马尔科姆.沙巴兹,提着行李到了明尼阿波利斯后才发现,迈克尔.菲茨帕特里口中所谓的家,原来只是在穷人区里,普通住家中的一个房间,即使如此,还是不能搬进去,因为房东告诉她说,由于迈克尔.菲茨帕特里克好几个月不付租金,已经被法院驱逐了。

从小就互相认识的迈克尔.菲茨帕特里克,又是库比拉.沙巴兹在曼哈顿联合国国际学校(United Nations International School)的同学,后来堕落成为一个靠倒卖毒品维生的破落户,他自小就有暴力倾向,经常带着手枪回学校炫耀,曾经爬到学校屋顶,用他带来的22口径手枪,向对面的红墙打靶。十八岁时,曾用土制炸弹,将曼哈顿一家买俄罗斯书籍的书店炸毁,被拘捕后,被发展成联邦调查局线人,混在巴勒斯坦暴力组织里面,在他们阴谋策划炸毁曼哈顿埃及旅行社事件中,因为及时通报而立功。70年代,他又与爱尔兰共和军搅混在一起。   

恰好在这个骨节眼上,迈克尔.菲茨帕特里克因在明尼阿波利斯毒品案中,又被联邦调查局拘捕,面临五年的监禁威胁,为了自保,为了立功,他毫不犹疑地,在库比拉.沙巴兹主动找他谈及谋杀路易斯.法拉翰的一个小时后,就将她出卖,他向联邦调查局详细汇报了事件。前后八次在电话里谈论此事,都做了详细的单边录音记录。

法庭的文件显示其中一次,库比拉.沙巴兹在电话里,咒骂路易斯.法拉翰说 :“他只是一头粘糊糊的猪,而且他不能静坐下来,让我妈妈像狗一样批判他。所以他会想尽办法让她闭嘴,我确实认为,他最终会以一种非常狡猾的方式,杀死我妈妈,所以要么是他,要么是我妈妈。” 

1995年1月12日,美国联邦调查局拘捕了库比拉.沙巴兹,控以使用电话和跨越州界阴谋,暗杀路易斯.法拉翰的九项联邦刑事重罪,如果罪名成立,她可能面临九十年监禁和超过两百万美元罚款。由于库比拉.沙巴兹身份的敏感性,明尼阿波利斯联邦检察官大卫.利勒豪格(David Lillehaug),在拘捕行动后,以第一时间,向华盛顿司法部长和副司法部长汇报此案,并委任一位特别律师,全程监管事件和案情的发展,确保合法性,避免为未来的辩护律师,留下挑战的把柄。 

库比拉.沙巴兹在明尼阿波利斯联邦法院拒绝认罪,以一万元保释金,在外候审。检察官将迈克尔.菲茨帕特里克与库比拉.沙巴兹的全程八次电话录音,作为呈堂证据,迈克尔.菲茨帕特里克承认,为此而得到了联邦调查局的四万五千元奖金。

当这些电话录音公开后,几乎所有的法学家,都倾向于这是一场造局,是迈克尔.菲茨帕特里克有计划地,一步步地诱惑着库比拉.沙巴兹掉进陷阱,而迈克尔.菲茨帕特里克的大量犯罪记录,很难在陪审团面前,得到任何的信任度,各种证据显示,美国司法部握住了一只烫手的山芋。 

更令明尼阿波利斯联邦检察官头疼的,是在库比拉.沙巴兹背后,站着一位当代最具威慑力的超级民权大律师—威廉.康斯特勒。一场黑人民权领袖后裔,与美国司法部的司法较量大戏,紧锣密鼓地拉开了万众瞩目的序幕。 

对抗美国司法部的检控,需要经济实力,而经济实力正是库比拉.沙巴兹最缺少的东西,母女情深,贝蒂.沙巴兹只得介入,为库比拉.沙巴兹的律师费,公开募款。这为路易斯.法拉翰提供了一次与贝蒂.沙巴兹修补关系的良机。

首先,路易斯.法拉翰在芝加哥家里,召开记者会,宣称不相信从小就将她抱在怀里的库比拉.沙巴兹是魔鬼,至于买凶杀自己的说法,是阴险白人的挑拨离间诡计。这个橄榄枝善意战略非常有效,加上通过第三者转告贝蒂.沙巴兹,他将会为库比拉.沙巴兹,举办一场声势浩大的公开募捐大会,在情在理加上现实的需要,贝蒂.沙巴兹都无法拒绝。

2018年3月10日,在纽约哈林125街的阿波罗剧院(Apollo Theater)舞台上,在“在真主安拉的祝福下庆祝尊敬的路易斯.法拉翰与贝蒂.沙巴兹博士团结大会”横幅下,在现场募捐得款二十五万美元的成果下,在民权律师珀西.萨顿(Percy Sutton),诅咒美国政府阴谋诡计的嘲讽声下,在律师威廉.康斯特勒信誓旦旦要抗争到底的诺言下,贝蒂.沙巴兹微笑着与路易斯.法拉翰握手,当然,从此以后,不仅不再提路易斯.法拉翰,就是刺杀马尔科姆.艾克斯后台一事,还承诺出席路易斯.法拉翰,即将在华盛顿举办的百万人大游行。

所有出席讲话者都没有保镖,唯独路易斯.法拉翰出场讲话时,他前后左右站着八个伊斯兰果实打手,四处张望,神色紧张,如临大敌,把他密密实实的夹在之间,不但彰显出他内心的恐惧,整个过程,还格外的不雅观,格外的刺眼。 

1995年5月1日,库比拉.沙巴兹与明尼阿波利斯联邦检察官利勒豪格达成认罪协议:她坚称自己无罪,但承认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为了避免坐牢,接受检察官提出,如果两年的心理咨询和药物滥用障碍治疗后,可以撤消她全部的刑事指控。

在马尔科姆.艾克斯巨大的阴影辐射下,美国司法部也为自己,找到了一个极有尊严和备受尊重的下台阶。詹姆斯.罗森鲍姆法官(James Rosenbaum),不附加任何意见,毫不犹疑的批准了事。

明尼阿波利斯联邦检察官利勒豪格,在事后发表感叹说 :“我非常清楚库比拉.沙巴兹,拥有很多同情票,也非常清楚迈克尔·菲茨帕特里克有着很差的可信度。我更知道证据确凿,如果我们把这起案件,打扫到地毯下面掩盖起来,然后宣布真相大白,那将是完全不可接受的,我们将面临政府掩盖、阴谋谋杀杰出非州裔美国人民权领导人指责,无论我们以哪种方式处理此案,都会遭到大量批评。”

库比拉.沙巴兹与马尔科姆.沙巴兹离多聚少,他在随着两年未见面的库比拉.沙巴兹,搬到了德克萨斯州圣安东尼(St. Antonio),一来在那里找到了一份电台的工作,二来接受较好的心理治疗。改名为凯伦.泰拉尔(Karen Taylar)的库比拉.沙巴兹,刚到圣安东尼,就与案底累累的西奥多.特纳(Theodore Turner)热恋、同居和结婚,马尔科姆.沙巴兹倒与这位新爸爸谈得来,因为经常陪伴他打篮球和玩耍,但是库比拉.沙巴兹越看西奥多.特纳越不顺眼,整天酗酒吵架,终于被他暴打一顿,报警后,西奥多.特纳被拘捕入狱,当然没有几天的所谓婚姻,也就结束了。所谓的家变,促使库比拉.沙巴兹没有选择,唯有把马尔科姆.沙巴兹送回纽约扬克斯(Yonkers)祖母家。 

马尔科姆.沙巴兹不喜欢扬克斯的祖母家,他怀念圣安东尼的环境,经常吵闹着要返回圣安东尼。1997年6月1日晚上,贝蒂.沙巴兹严肃地告诉又在吵闹的马尔科姆.沙巴兹 :“你绝对不可以返回圣安东尼,你母亲没有能力兼顾你,我已经为你安排了学校,你就安心的住在这里吧。”说完话,不理会脸色剧变的马尔科姆.沙巴兹反应是什么,也不理会马尔科姆.沙巴兹充满了怨毒的眼神,就返回自己的房间休息去了。 

黎明时刻,马尔科姆.沙巴兹将整罐汽油,浇在贝蒂.沙巴兹的房间门口和走廊后,将之点燃,整间公寓立成火海。把火点燃后,马尔科姆.沙巴兹见状不妙,拔腿就跑,早就跑到外面安全之地去了,睡眼朦胧的贝蒂.沙巴兹,被浓烟烈火惊醒后,原本可以从大门逃出火海的,但是她立时想到的是小孙子的安全,爱孙情切,不顾一切,就往马尔科姆.沙巴兹方向、已经是一片火海的房间冲,她一心要去救孩子的命,结果被火海烧成一个火人。

在纽约市布朗克斯区(Bronx)雅可比医疗中心(Jacobi Medical Center)医院里,外科医生前后做了五次皮肤移植手术,来抢救全身烧毁百分之八十的贝蒂.沙巴兹,三个星期后的1977年6月23日,医治无效,不幸死亡,享年六十三岁。

十二岁的马尔科姆.沙巴兹,被检控恶意纵火和误杀,虽然有前纽约市长大卫.丁金斯(David Norman Dinkins),和他爷爷马尔科姆.艾克斯的律师珀西.萨顿强辩下,依然被定罪,判刑十八个月。出狱后,搬到他三姑伊丽雅莎家居住,但恶性难改,2002年,因盗窃一百元被拘捕。又因意图抢劫银行,被判入狱三年半。.2006年,因砸毁商家的玻璃窗,再被拘捕判刑。2013年,因意图抢劫银行罪,被联邦调查局拘捕。

2013年5月,马尔科姆.沙巴兹在墨西哥活动人士米格尔.苏亚雷斯(Miguel Suárez)的陪伴下,乘坐长途巴士,越过边境,进入墨西哥蒂华纳(Tijuana)。米格尔.苏亚雷斯是马尔科姆.沙巴兹,在加利福尼亚州认识的墨西哥活动人士。 2013年5月9日,两人在墨西哥城中心的一家酒吧外喝酒,两名年轻墨西哥女子,走近与他们搭讪,说她们知道一家名为皇宫俱乐部(The Palace)的有趣夜总会。到了那里,两人每人喝了三、四杯啤酒,然后和他们的新朋友跳舞。当他们试图离开时,他们收到了一张近一千两百美元的账单。

两名年轻女子在事前,并没有告诉马尔科姆.沙巴兹和米格尔.苏亚雷斯,她们的陪伴是要收费的,明显的这是一场骗局,个性强悍的马尔科姆.沙巴兹,不仅拒绝付款,还和数名皇宫俱乐部服务员,发生肢体推拉冲突,数名自称是皇宫俱乐部服务员的墨西哥大汉,将米格尔.苏亚雷斯强行拖拉到另外一间房间“谈话”,马尔科姆.沙巴兹突然被人从后面,用硬物敲破后脑袋壳,再将因昏迷失去抵抗力的马尔科姆.沙巴兹,从三楼抛丢到加里波第广场(Plaza Garibaldi)外的大街上,立时死亡。

米格尔.苏亚雷斯被从单独的房间释放,走出来后,才发现马尔科姆.沙巴兹伏在大街上,一动不动,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马尔科姆.沙巴兹年仅二十八岁,归葬离他祖父祖母纽约坟地不远处的芬克利夫公墓(Ferncliff Cemetery)。事件发生后,皇宫俱乐部关闭,但现在已以用一个新的名称,重新开张。 

墨西哥检察官事后调查的真相披露,造成马尔科姆.沙巴兹与当地流氓发生矛盾冲突的,不是喝酒钱,而是陪酒女的价格。四个谋杀马尔科姆.沙巴兹的嫌疑犯中,佩雷斯.耶苏斯(Perez de Jesus)和胡安.古兹曼(Juan Dircio Guzman)两人,已经在2015年被,判入狱二十七年六个月,一个尚未审判,一个在逃,已经被墨西哥治安当局全国通缉。四个谋杀嫌疑犯,全是皇宫俱乐部的服务员,实际上那就是一家靠耍流氓敲诈游客的黑店,马尔科姆.沙巴兹不了解当地的黑帮,上了贼船,不肯接受勒索,结果赔上了生命。

马尔科姆.艾克斯祖孙三代的悲剧使人浩叹,他父亲艾尔.李图尔,被三K党谋杀时是四十一岁,他自己被黑穆斯林乱枪击毙时是三十九岁,他只有六个女儿,没有儿子,马尔科姆.沙巴兹是他的外孙子,在墨西哥被谋杀时只有二十八岁,马尔科姆.艾克斯妻子贝蒂.沙巴兹,被她外孙子马尔科姆.沙巴兹,纵火烧死时才六十三岁。 

马尔科姆.艾克斯家族的悲剧并没有就此停住,继续降临马尔科姆.艾克斯家族:2021 年 11 月 23 日,五十六的马利卡.沙巴兹,被发现突然死在纽约家中,治安当局,并没有发现任何他杀的异象,她卧病在床,已经相当一段时间了,与女儿贝蒂丝.沙巴兹(Bettih Shabazz)同居,法医怀疑与食物中毒有关。

悲剧来自个性。马尔科姆.艾克斯家族的短命,是来自个性而不是来自遗传,他母亲虽然被所谓的法官,不经医学鉴定就裁决为精神病患者,关押进精神病治疗所长达二十五年,但却长寿,她在1989年12月18日谢世时是九十五岁,他的姐姐希尔达.李图尔谢世时是九十三岁,艾尔.小李图尔谢世时是八十四岁,威尔弗雷德.李图尔谢世时是七十八岁,雷金纳德.李图尔谢世时是七十四岁,于此可见,这是一个有长寿基因的家族。

马利卡.沙巴兹和玛丽雅.沙巴兹是双胞胎姐妹,但从来没有见过她们的父亲,马尔科姆.艾克斯被刺杀身亡时,她们还在母亲贝蒂.沙巴兹的肚子里,但却永远生活在马尔科姆.艾克斯的阴影里。马利卡.沙巴兹的负面新闻从未中断,时有所闻。2011年,马利卡.沙巴兹盗用一位年老寡妇卡拉.巴克罗夫(Khaula Bakeoff)的身份证,刷卡高达五万五千元,铁证如山,低头认罪,被纽约最高法院判处五年缓刑,条件是全额赔偿卡拉.巴克罗夫。

卡拉.巴克罗夫过世的丈夫,曾是马尔科姆.艾克斯的保镖,是马尔科姆.艾克斯遇刺时,现场的十个保镖之一。马利卡.沙巴兹与几位姐姐的关系非常不和谐,为了她们母亲贝蒂.沙巴兹的遗产,而在法院缠诉多年。 

2017年1月28日,马利卡.沙巴兹和她的十九岁的独生女儿贝蒂丝.沙巴兹,在马里兰州拉普拉塔(La Plata),驾驶一辆U-Haul拖车时,在沃尔玛停车场被巡警截停,警察查看车牌号码,发现是已经在佛蒙特州报案的被盗车,证据显示,偷车者就是马利卡.沙巴兹。再检查车子,发现里面有包括受了伤在内的七只斗牛犬,关押在充满了排泄物的板条箱中,其中有两只斗牛犬的眼睛和头部有严重伤害,需要立即动外科手术治疗。被拘捕回警局,马利卡.沙巴兹被控以七项不人道条件虐待动物和盗窃车辆,贝蒂丝.沙巴兹被控以盗窃重罪,以两千元保释在外候审。

马尔科姆.艾克斯被冷血刺杀已经五十八年了,他的名字并没有被遗忘,即使进入了网络时代,依然是方兴未艾,网络巨人谷歌(Google)的公开记录显示,马尔科姆.艾克斯的全球每月搜索查询量,高达七十万次,每月搜索查询他家族的,高达五万人次。

毫无疑问,阿塔拉.沙巴兹是马尔科姆.艾克斯六个孩子中,最优秀的一位,她在六岁时,坐在台下亲眼目睹自己父亲被乱枪屠杀,造成她终生的恐惧。阿塔拉.沙巴兹就读于曼哈顿的精英联合国国际学校,并在纽约州北部的布里亚克利夫学院(Briarcliff College)学习法律,与在福特汉姆大学(Fordham University)人力资源系取得硕士学位。尽管她是一位著名的公众人物,但她非常保护自己的隐私,并且没有透露她个人生活的细节。 

尽管马丁.路德.金和马尔科姆.艾克斯是对头,但是阿塔拉.沙巴兹与马丁.路德.金的女儿约兰达.金(Yolanda King),却变成了莫逆之交,建立了一种不可思议的深厚友谊,两人组成核心剧团(Nucleus),并在 20 世纪 80 年代,共同创作了两部戏剧 :《步入明天(Stepping Into Tomorrow)》和《同心协力(Of One Mind)》。阿塔拉.沙巴兹亲自登台演出,名人效应,全国热卖,场场爆满。

2002年,大英帝国附属的中美州小王权伯利兹总理赛义德.穆萨(Said Wilbert Musa),委任阿塔拉.沙巴兹为中美洲国家无任所大使,这是一份荣誉职位,却有外交官头衔,自此踏上了国际政治大舞台。

马尔科姆.艾克斯自传》作者亚历克斯.哈利,是马尔科姆.艾克斯的好友,也是阿塔拉.沙巴兹的义父,1992年2月10日,在华盛顿州西雅图去世前一个星期,稀有地与朋友谈起阿塔拉.沙巴兹 :“我喜欢叫她小红,因为她的父亲是大红。她长得像她父亲,举止像她父亲,甚至笑起来,也像他父亲。你不会经常看到她,但她是纯粹的马尔科姆。就连神秘莫测、难以捉摸的品质,也是马尔科姆的。我不知道这是天生的,还是后天学习得的,但她的父亲也有同样的情况。在我们写这本书的早期阶段,他不会谈论自己。”

在公开的资料中,可以从许多的追悼词中,观察出阿塔拉.沙巴兹的个性和思想,比如在她自己的母亲贝蒂.沙巴兹、义父亚历克斯.哈利、马丁.路德.金夫人科雷塔.斯科特.金、拳王穆罕默德.阿里等的葬礼上,都有令人难忘的追悼词

1992年3月1日,《洛杉矶时报》记者劳伦斯.克里斯顿(Lawrence Christon),罕见地发表了对阿塔拉.沙巴兹的采访,她说自己尽量不在公众场合出现,也愿意多待在家里,因为她认为,家是最安全和最温馨的地方。1997年,阿塔拉.沙巴兹出版了广受好评的回忆录《来自我的眼睛(From Mine Eyes)》。

 1962年7月22日出生的伊丽雅莎.沙巴兹,是马尔科姆.艾克斯的二女儿,在马尔科姆.艾克斯遇刺时,她和母亲、两位姐妹就坐在台下,由于年龄太小,没有任何的事件记忆。对于自己父亲的认识,多是从马尔科姆.艾克斯自传》,和其他评论中得知。

伊丽雅莎.沙巴兹在哈克利(Hackley School)私立中学就读,纽约大学毕业后,获得了福特汉姆大学(Fordham University)教育和人力资源开发硕士学位。2002年出版《成长的艾克斯:马尔科姆.艾克斯女儿的回忆录(Growing Up X : A Memoir by the Daughter of Malcolm X)》,2013年出版《马尔科姆.李图尔  长大后成为马尔科姆.艾克斯的男孩(Malcolm Little  The Boy Who Grew Up to Become Malcolm X)》,2018年出版《成为艾克斯前的贝蒂(Betty Before X)》,2020年出版《马尔科姆.艾克斯的觉醒(The Awakening of Malcolm X)》。

伊丽雅莎.沙巴兹长期在新泽西州弗农山(Mount Vernon)市政府教育局工作,她的推特使用博士称号,她朋友们亦以博士称之,事实待考。伊丽雅莎.沙巴兹是纽约市约翰.杰伊刑事司法学院(John Jay College for Criminal Justice)的客座教授。她的丈夫是投资顾问凯迪.雷尼(Keady Raney) ,生活富裕,净资产高达五百万美元。

伊丽雅莎.沙巴兹交游广泛,朋友遍天下,从约旦的阿莉亚.侯赛因公主(Alia Hussein),到埃及的政客议员,再到沙特阿拉伯的王公大臣,她曾是陪同克林顿总统到南非,庆贺纳尔逊.曼德拉(Nelson Mandela)总统,就职典礼美国代表团成员。

2021年2月21日,伊丽雅莎.沙巴兹在她有六万五千名追随着的推特上,公布了一张马尔科姆.艾克斯于1965年2月21日,在埃及开罗清真寺朝拜的相片,她写道 :“我的父亲在开罗,三十九岁时被暗杀了。尽管联邦调查局线人密切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但仍称他为一个道德高尚、不抽烟也不喝酒的人。他向权力说出真相,我们知道,真相是永恒的。安息吧,父亲。” 

在马尔科姆.艾克斯六位女儿中,卡米拉.沙巴兹无疑是最懂得保护自己隐私权的一位,城市大学(University of Town)毕业,从事时装设计,生活低调,在推特和Instagram社交媒体上,并还没有个人资料,也没有回忆录或著作可供参考,世人对她的婚姻和财产等,所知有限,引起瞩目的是她与姐妹们,推出马尔科姆.艾克斯传奇(Malcolm X Legacy)时装、鞋子、珠宝系列,与及在《是谁谋杀了马尔科姆.艾克斯?》中因担任角色而出名。(待续)

 

高胜寒:作者是美国华裔,成功的美国企业家,其业余爱好写作。

【作者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