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4 7 月, 2024 2:06 下午

本月退党人数: 5
总计退党人数: 5

作者:高胜寒 

 

历史已经证明,马丁.路德.金为代表的非暴力公民抗命论街头运动,是推动美国近代民权运动,并且取得骄人成果的主流。金博士的视野,早就超越了种族和肤色的格局,他没有威胁着要割地为王,也没有叫嚣着要黑人特权,也不鼓吹要带领美国黑人到非洲去落根,他诉求的是所有种族的平等,在各个领域上的平等,在宪法权利保障下的平等。《我有一个梦》的诉求,已经在美国社会实践,并且成为美国价值、普世价值与现代文明社会,不可分割的主要组成部分。

马尔科姆.艾克斯的政治主张,实际上就是美国三K党的主张,除了认同的皮肤颜色外,没有任何分别,因而除了有黑穆斯林外,还有黑黑手党、黑三K党等别称。马尔科姆.艾克斯的仇恨白人的种族歧视意识,远比美国三K党仇恨黑人来的更激烈,更露骨,只有过之而无不及。

强烈的种族偏见,蒙蔽了马尔科姆.艾克斯的智慧,有毒的土壤不会长出甜美的果实,没有宏观的视野,就没有文明的格局。如果用马尔科姆.艾克斯的主张来治理美国,那么美国必然会沦落为三等国家。马尔科姆.艾克斯的主张,不仅在美国走不通,在任何文明的国家都走不通。 

在美国近代民权运动发展史上,为美国民族民权全力打拼而战果辉煌的民权组织有两个: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和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这两家百年老店,都是由美国白人发动起来的,一百多年以来,几乎所有的民权案件,全部在这两个机构的白人民权律师打拼下完成,并不是说这里面没有黑人民权律师,但像瑟古德,马歇尔这样的黑人律师,确是凤毛麟角,在比例上是绝对的少数。

美国黑人的来源是非洲奴隶,但解放黑奴的英雄人物,清一色的是美国白人,没有美国白人知识分子的民权觉悟,没有美国白人英雄们悲壮而激烈的摧毁奴隶制度义举,解放黑奴在美国,最少还要延后一百年。约翰.布朗、亚伯拉罕.林肯与及数以百计的废奴英雄,那个不是美国白人?

马尔科姆.艾克斯从监狱出来后,就直奔芝加哥,追随心目中的真主使者伊利亚.穆罕默德,十二年未曾离开一步,马尔科姆.艾克斯本身的经历,已经注定他不可能会相信美国白人,而在潜移默化的环境下,被伊利亚.穆罕默德毒水长年累月的洗脑,是无可避免的必然现象,无论是在伊斯兰民族清真寺时代,还是离开后的自由独立年头,马尔科姆.艾克斯的言行,就是不折不扣的伊利亚.穆罕默德思想翻版。他中毒之深,无可救药,种族仇恨已经成为深植马尔科姆.艾克斯的灵魂与基因里,他误以为仇恨就是权利,种族隔离就是自由和选择,马尔科姆.艾克斯受了邪教蛊惑而自己浑然不知。

众所周知,伊利亚.穆罕默德是最大的种族主义者,他仇恨美国白人,已经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他经常挂在嘴边的名言是:所有的美国白人,都是蓝眼睛魔鬼!无论在所谓的公开宣道时,还是私下在家里,他经常提醒他的孩子和信徒,哪怕是在报纸上见到美国白人的图片,都要剪碎或撕毁。

马尔科姆.艾克斯读书不多,但富有强大的组织力,他从监狱到芝加哥投奔伊利亚.穆罕默德时,伊斯兰民族清真寺只不过是个四百人的地方小组织,十二年后离开时,在马尔科姆.艾克斯刻意经营之下,伊斯兰民族清真寺已经是一个超过四万五千信徒的庞大宗教组织,由此可见,只要给他舞台,马尔科姆.艾克斯就能发挥他惊人的经营潜力。

马丁.路德.金的内心慈祥和博爱心胸,导致每次在电视上,看见误入歧途的马尔科姆.艾克斯,在肆无忌惮的攻击美国白人时,就有一种共情的刺痛(empathic twinge)。有一个流传极广的典故,从中可以看出马尔科姆.艾克斯的意识形态来源。有一次,马丁.路德.金到芝加哥伊斯兰民族清真寺总部,拜访教主伊利亚.穆罕默德,双方在事后,都认为这是一次友好而欢愉的畅谈。

在聊天时,马丁.路德.金将话题,转到美国白人上说 :“你是否认为美国白人都是魔鬼?我认识很多美国白人,的确是有魔鬼个性,你是否依然认为,所有的美国白人都是蓝眼睛魔鬼?”

伊利亚.穆罕默德微笑着回答说 :“金博士,你和我,都是在乔治亚州长大的,我们都知道,那里由许多不同的蛇,响尾蛇是有剧毒的,大王蛇却是友善的,但是它们都是蛇啊,金博士!”

言罢,两人心领神会,击手大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这个典故,深深影响着马尔科姆.艾克斯的意识形态,直到麦加朝圣归来后才开始动摇,才开始修正自己的愚昧、幼稚和无知邪教歪理。 

1963年8月26日,马丁.路德.金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发动百万人的和平民权大游行,并发表传颂历久不衰的《我有一个梦》讲演。在大游行前夕,和平民权大游行的灵魂人物贝亚德.鲁斯汀(Bayard Rustin),在华盛顿希尔顿酒店,召开著名的民运十巨头会议。马尔科姆.艾克斯并没有被邀请,老羞成怒下,就在华盛顿希尔顿酒店大门外,召开谴责大游行记者会,他大声宣布 :“这个所谓的和平民权大游行,其实什么也不是,就是个马戏团,就是个野餐会闹剧!”

贝亚德.鲁斯汀是最早公开自己是同性恋的民权领袖,是马丁.路德.金思想和斗争策略的设计者,也是这次和平民权大游行的实际设计人,他既是金博士的军师,也是同志和战友。贝亚德.鲁斯汀跑到外面,把老朋友马尔科姆.艾克斯拉到边上说 :“ 马尔科姆,说话小心点,明天会有五十万人,来参与和平民权大游行,你总不能告诉他们说,这都是些马戏团和野餐会闹剧吧?”马尔科姆.艾克斯大概也意识到,自己把话说的太过分了,用闪烁的眼神看了贝亚德.鲁斯汀一下说 :“我告诉参与者是一个故事,告诉新闻记者又是另一个故事!”   

恰好有一批大游行参与者,走过来和两人打招呼,马尔科姆.艾克斯和蔼可亲地和大家应酬,却绝口不提马戏团和野餐会闹剧一事。等到那波人离开后,贝亚德.鲁斯汀讽刺马尔科姆.艾克斯说 :“你怎么不告诉他们,这是一场马戏团和野餐会闹剧?”马尔科姆.艾克斯的眼神不再闪烁了,他恶狠狠的说 :“马丁.路德.金这场美梦,在没有清醒过来之前,就会变成一场噩梦!”贝亚德.鲁斯汀听后,没有反应,但轻轻地点了点头,因为他清楚地知道,前面迎接马丁.路德.金命运的是什么。

马尔科姆.艾克斯从来没有与马丁.路德.金见过面,也没有通信联系,直到1964年3月27日,两人才第一次见面,相谈甚欢。第二个月,传出了马尔科姆.艾克斯要与马丁.路德.金缔结政治联盟的风声,当然,对于丑化马丁.路德.金的和平民权大游行,是一场马戏团和野餐会闹剧一事,也就不提了。马尔科姆.艾克斯之缺乏远见和浅薄内涵,于此可见。

马尔科姆.艾克斯具有讲演的天赋,但是缺乏写作的才能,他的背景局限了他的政治视野,只能成为乱世的枭雄,他不具备那种胸怀锦绣的全民领袖气度,比如他万岁史达林、崇拜希特勒、热爱毛泽东、痴迷卡斯特罗,尤其是对中国共产党、德国纳粹党和意大利法西斯,这三个反人类文明的独裁暴政,特别的崇拜和迷恋,这个意识形态局限了他对现代文明的认知,远离了普世价值需要的民主和自由,也使他永远无法得到美国主流社会的认同和支持。

1961年,马尔科姆.艾克斯在首都华盛顿召开黑穆斯林大会,居然邀请美国纳粹党的头子乔治.洛克威尔(George Lincoln Rockwell),和他的亲密战友兼政治总顾问彼得.帕特勒(Peter Patler)为特别嘉宾,捧场他的讲演会。马尔科姆.艾克斯的兴奋劲还没有过去,美国纳粹党就已经因为分赃不均而内哄,乔治.洛克威尔被他的所谓亲密战友彼得.帕特勒一枪毙命,横死街头,当然,他自己也到监狱去了。

布鲁斯.佩里博士在《马尔科姆 : 一个改变美国黑人的人的平生》结尾处,是这样精彩地论定马尔科姆.艾克斯的 :

“马尔科姆.艾克斯的另一成就,是他将非洲裔美国人幼稚的弱点,非凡地转换成成熟的力量,这是从他父亲和伊利亚.穆罕默德那里得不到的,这种力量可以怀疑自己的信仰,可以听到自己自由的解脱、财务与长期精神上对伊利亚.穆罕默德的依赖,更甚至是如何迎面而来的死亡。马尔科姆.艾克斯没有主导的立法,没有令人惊叹的最高法院诉讼胜利,他没有什么选举的功勋,然而,由于他引导追随者的委屈,和愤怒发挥出来的政治影响力是巨大的,他将非洲裔美国人冬眠状态的愤怒动员起来,转变成一股不可忽视的政治力量:他清楚无误地警告美国白人,如果不接受美国黑人的合理要求,他们将会付出沉重的代价。他成功地将黑人的恐惧转变成白人的恐惧,不可撤销地改变了美国的政治版图和政治面貌。他既征服了自己的恐惧感,也鼓励他的追随者去征服他们的恐惧感。马尔科姆.艾克斯独特地完成了他的历史任务。”  

曼宁.马拉布尔博士在《重塑马尔科姆.艾克斯的平生》最后一章“结语”中,有一段对马尔科姆.艾克斯精辟而深度的评价说 :

“在今天美国的多样化文明万神殿里,马尔科姆.艾克斯有着标志性的历史地位,但是在他死的年代,并不是如此,他被广泛地辱骂,被斥为不负责任的煽动者。马尔科姆.艾克斯故意地挑衅美国政府和治安机构,这是要付出代价的。纽约州治安机构将他定位为颠覆性的危险人物,联邦调查局埃德加.胡佛局长对他的敌意是公认的,导致对他采取非法电话监听、住家监视和使用公家权力对他加以迫害,其严重程度,是马尔科姆.艾克斯自己远远无法想象到的。马尔科姆.艾克斯自己并没有完全意识到,等到觉查时,已经为时已晚。马尔科姆.艾克斯的敌对行动,彻底激怒了伊斯兰民族清真寺内部领导小圈子,最后导致伊利亚.穆罕默德下令将他谋杀。他信赖自己的保镖,恰恰正是这些保镖,去协助着执行在公开场合的刺杀阴谋。马尔科姆.艾克斯这种领袖,具有超大的信心去说服他人,但是却非常困难提防被背叛出卖,甚至于没有已经被出卖、被背叛的意识。”

2016年10月29日,伊丽莎白.拉金(Elizabeth Larkin)与卢.弗拉维乌斯(Lou Flavius)在《最富(The Richest)》上,评论马尔科姆.艾克斯说 :

“马尔科姆.艾克斯可能是他那个时代,最两极分化和最容易被误解的人物之一,他代表了从自律到钢铁般刚毅的一切。也许是一场单人骚乱,尤其是在宗教方面,他经常被错误地描述为他那个时代的恶魔。马尔科姆.艾克斯是一个来自各行各业的人,曾经是一名长期毒贩、银行抢劫犯,最后变成了虔诚的伊斯兰教徒,因为他亲身经历过,这让马尔科姆.艾克斯对他选择每一种方式的批评,都有独特的视角。正如你可以想象的那样,马尔科姆.艾克斯留下了一道火焰和困惑的痕迹,就像他之前的大多数人一样,需要一个坏人,才能打破以前从未有人想过攀登的墙壁,直到为时已晚,他才真正受到人民的赞赏。

马尔科姆.艾克斯失去了长寿,在地球上漫游了三十九年,无疑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冲击。马尔科姆.艾克斯与马丁·路德·金一起,引领了一代人的个人勇气和韧性现象。当然,为了实现平等的最终目标,他必须断绝许多桥梁。也许马尔科姆.艾克斯是最容易被误解的,因为马尔科姆.艾克斯本人,花了一段很长的时间,才弄清楚自己到底代表什么,从哈林区的贫民窟街道跳出来,在监狱里待过一段时间,有几种宗教信仰,还有不少抗议活动,马尔科姆.艾克斯有一点很重要,他知道如何发出一些声音!也许美国社会,还没有准备好接受像马尔科姆.艾克斯这样锋芒毕露的人物。他的信仰、行动和决心,赢得了所有愿意倾听的人的尊重。”

马尔科姆.艾克斯谢世了,伊利亚.穆罕默德也死了,但是历史前进的巨轮从未停止,后续的发展有惊、有喜、有意外也有宿命的悲剧。伊利亚.穆罕默德死后,在第一太平洋银行(First Pacific Bank),有连本带利五百七十万美元,银行依法把这个账户关掉,将全额转移到新当家沃里斯.穆罕默德开的新账户。.

在伊利亚.穆罕默德的二十一个孩子中,有八个联名入禀法院,要求瓜分。诉讼持续七年,1986年7月11日,库克郡巡回法院(Cook County)亨利.布津斯基法官(Henry Budzinski)裁决:这些钱是伊利亚.穆罕默德私人财产,与伊斯兰民族清真寺无关。这个裁决使大家傻了眼,但却无可奈何。

1981年,在伊利亚.穆罕默德活着时候,就将他告进法院的朱恩.穆罕默德(June Muhammad),也看准了这笔巨款,她领着两个与伊利亚.穆罕默德生的孩子 ,1960年12月30日出生的阿卜杜拉阿卜杜拉(Abdulla Yasin Muhammad),和1962年9月4日出生的艾伊莎.穆罕默德(Ayesha Muhammad),联合伊芙琳.威廉姆斯与伊利亚.穆罕默德,在1960年3月30日出生的玛丽.穆罕默德(Marie Muhammad),委托律师入禀法院,控告伊利亚.穆罕默德继承人沃里斯.穆罕默德,要求赔偿每人五百万美元,而伊利亚.穆罕默德尚且存在银行里数以百万的现金,正是诉讼的主要诱因。

伊利亚.穆罕默德死时,并没有立下遗嘱,因而在法律上,所有的孩子都应该有份,加上伊斯兰民族清真寺其它的不动产,那就上演了黑穆斯林家族争夺财产的豪门恩怨大戏。

上世纪70年代开始,涉及刺杀马尔科姆.艾克斯的嫌疑人物,已经逐一凋零,最大的嫌疑人已经被刺杀身亡,1971年10月,伊利亚.穆罕默德的女婿、伊利亚.穆罕默德长女阿塔尔.穆罕默德(Ethel Muhammad)的丈夫、伊斯兰果实的打手总管雷蒙德.沙里夫,在芝加哥家里,被人从外面用机枪扫射,受了轻伤。两个月后,他的芝加哥办公室,又被人从外面用机枪扫射,伤了他的秘书。2003年12月18日,心脏本来就不好的雷蒙德.沙里夫,杯弓蛇影,惊吓成疾,一闭眼睛就死了。2003年1月1日,阿塔尔.穆罕默德也因糖尿病去世,得年八十岁。 

伊利亚.穆罕默德死后,沃里斯.穆罕默德被神化成,被华来士.法德祖师爷预言的未来真主使者,他那一直为穆罕默德.阿里当经理的三哥赫伯特.穆罕默德,当然不信这些捏造的谎言,于是采取法律手段,起诉沃里斯.穆罕默德,企图夺权。但是人算不如天算,2008年8月26日,赫伯特.穆罕默德在心脏手术后,撇下了一个老婆八个女儿六个儿子死了。两个星期后的2008年9月9日,成为一百八十五间穆斯林清真寺、信徒高达五万人次的精神领袖沃里斯.穆罕默德,也突然谢世,亲兄弟间的恩怨情仇,其他手足的财产争夺,也随风而逝,不了了之。

马尔科姆.艾克斯一生鼓吹暴力,也崇拜暴力,他在各地的伊斯兰民族清真寺里建立起来的伊斯兰果实,就是不折不扣的土匪集团,伤天害理,无恶不作,是佛家的因果报应也好,是基督的玩剑者必死于剑教义也罢,摆在马尔科姆.艾克斯生命里的,就是三代的悲剧。

马尔科姆.艾克斯的同父异母姐姐伊拉.柯林斯,是他生命中的福星。他在《马尔科姆.艾克斯自传》中说,在七年级时,才第一次见到这位皮肤淡黑的姐姐,自此以后,从到波士顿住在她家,到吃喝饮乐的零用,到去麦加朝圣的路费,到死后的葬礼费用,到接手马尔科姆.艾克斯留下的非洲裔美国黑人团结联盟烂摊子,全是伊拉.柯林斯在埋单。

伊拉.柯林斯并不富有,被这些烂摊子拖累得筋疲力尽,狼狈不肯。伊拉.柯林斯为了生活,极度努力工作,白天是美国联邦众议员亚当.鲍威尔(Adam Clayton Powell)的行政秘书,晚上在她母亲黛希.梅森(Daisy Mason)开的杂货店帮忙,还要腾出时间,从事房地产攒钱,因而经济小康,有能力帮助马尔科姆.艾克斯。

黛希.梅森是马尔科姆.艾克斯父亲艾尔.李图尔的前妻,伊拉.柯林斯与贝蒂.沙巴兹,保持着远距离的基本客气和尊重关系。但在1990年初期,因为大导演斯派克.李,出高资聘请贝蒂.沙巴兹为电影《马尔科姆.艾克斯》顾问,伊拉.柯林斯公开反对,批评贝蒂.沙巴兹根本不了解马尔科姆.艾克斯,更不具备当顾问的资格,激发两人埋藏心底多年的矛盾,自此公开翻脸,互相谩骂,彼此批评,也彼此藐视,更老死不相往来。

或许来自她父亲的遗传,伊拉.柯林斯有着火爆的性格和超重的嫉妒心,当她看见前第三任丈夫,拉着新女朋友的手时,突然发飙,几个大拳头,把前老公打得进了医院,那位无辜的新女朋友,也挨了几个大巴掌。伊拉.柯林斯有十余次盗窃和暴力攻击他人的刑事记录。 

伊拉.柯林斯为了延续马尔科姆.艾克斯的非洲裔美国黑人团结联盟香火,勉强挑起重担,但在经济上被连累拖垮,严重的糖尿病使她无法继续工作,只好关掉纽约哈林总部,搬回波士顿老家。伊拉.柯林斯晚年生活悲惨,无法自理,也没有经济能力请人照顾生活,有一次友人们发现,体重痴肥的伊拉.柯林斯,坐在自己的排泄物上而不自知,她的双腿因坏疽性溃疡,生满了蛆虫,极其恐怖,最后只得双腿截肢。1996年8月6日,黯然去世。

马尔科姆.艾克斯的父亲和叔父,全死在白人至上主义者的暴力之下,他自己死在黑穆斯林的乱枪之下,他那位苦命妻子贝蒂.沙巴兹死的更惨:被火烧死,而且是被自己的亲孙子放火烧死!烧死了老祖母不但并没有为自己带来益处,反而招来杀身横祸,在墨西哥度假时,喝醉酒与人吵架闹事,糊里糊涂的被击毙!

个性温和,为人儒雅的贝蒂.沙巴兹,在马尔科姆.艾克斯死后,本来想继续丈夫遗志,把非洲裔美国黑人团结联盟经营下去,稍一接触,就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那种运作能力,而干部们不听也不服她的指挥,只得放弃。

1972年,她报名入读阿默斯特(Amherst)的马萨诸塞大学(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教育系,三年后,取得哲学博士学位,翻开了她人生的另一个高峰。

贝蒂.沙巴兹出生时叫贝蒂.桑德斯(Betty Dean Sanders),1934年5月28日在乔治亚州派恩赫斯特(Pinehurst)出生,她的父亲是惯常家暴的奥利.桑德斯(Ollie Mac Sanders),贝蒂.沙巴兹出生时,奥利.桑德斯才二十一岁,她母亲谢曼.桑丁(Sheiman Sandin)还未成年,两人没有正式结婚。贝蒂.沙巴兹十一岁时,过继给底特律黑人富商洛伦佐.马洛伊(Lorenzo Malloy),因而在密歇根州底特律长大。大学就读阿拉巴马州塔斯基吉的塔斯基吉大学,毕业后任教母校。 

由于无法忍受美国南方的种族歧视,贝蒂.沙巴兹搬到纽约市居住,在布鲁克林州立学院护理学院(Brooklyn State College School of Nursing)毕业,取得护士执照,任职蒙蒂菲奥里医院(Montefiore Hospital)。

1992年,被同事带到哈林伊斯兰民族清真寺晚饭,饭后听牧师讲话,她立即被风采潇洒的马尔科姆.艾克斯吸引,自此每周五晚上,为马尔科姆.艾克斯而听道,也为马尔科姆.艾克斯而加入伊斯兰民族清真寺,并改名为贝蒂.艾克斯(Betty X),两人开始交往。1958年1月12日,马尔科姆.艾克斯从底特律打电话给贝蒂.沙巴兹求婚,两天后,结为夫妇。这一天,对贝蒂.沙巴兹来说是双喜临门,既结婚成家,又取得护士证书。

马尔科姆.艾克斯死后,贝蒂.沙巴兹艰难地从马尔科姆.艾克斯阴影里走出来,1976年,取得博士学位后的贝蒂.沙巴兹,任职纽约梅德加.埃弗斯学院(New York’s Medgar Evers College)健康科学系为助理教授。纽约梅德加.埃弗斯学院是一所非常特殊的大学,不是种族隔离学府,但是在自然规律发展下,百分之九十的学生是非洲裔美国人,女性学生占了百分之七十五,其中三分之二的女学生是妈妈,学生的平均年龄为二十六岁,百分之八十五的教师,是女性非洲裔美国人。

《马尔科姆.艾克斯自传》出版后的热卖,得到了一半的利润,解决了经济上的难题,作家亚历克斯.哈利义薄云天,在他另外一本巨著《根》在全球成为热门书后,他将大部分的《马尔科姆.艾克斯自传》利润,转送给贝蒂.沙巴兹,作为她和孩子们的生活费。

在多位名人朋友如西德尼.波蒂埃(Sidney Poitier)前妻胡安妮塔.波蒂埃(Juanita Poitier)、马丁.路德.金的遗孀科雷塔.金(Coretta Scott King)、和奥西.戴维斯(Raiford Chatman Ossie Davis)的妻子鲁比.迪(Ruby Dee)等人捐助下,贝蒂.沙巴兹又将《马尔科姆.艾克斯自传》版权,售予电影制片人马文.沃斯(Marvin Worth),累积的财富,不仅买下美国联邦众议员贝拉.阿布祖格(Bella Abzug),在纽约州弗农山庄(Mount Vernon)的豪宅,还能够将孩子们送进私立学校与夏令营。(待续)

 

高胜寒:作者是美国华裔,成功的美国企业家,其业余爱好写作。

【作者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