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17 7 月, 2024 12:18 下午

本月退党人数: 6
总计退党人数: 6

作者:高胜寒 

 

研究马尔科姆.艾克斯问题,或许很难找到确实的答案。比如说马尔科姆.艾克斯身中几枪而亡?主要的致命一击是在哪里?各大主流媒体众说纷纭,都是在各说各话,从十二枪到十五枪到十六枪到十八枪到甚少指出的二十一枪。实际上答案是简单清楚的,应该以纽约市法医的验尸报告为标准:是二十一枪。主要的致命一击,是威廉.布拉德利开的第一枪,将马尔科姆.艾克斯的前胸。轰开了一个七寸见方的血洞。

向马尔科姆.艾克斯开了致命的第一枪的凶手是威廉.布拉德利,这点已经被确定,没有人提出疑问。至于在行刺前,他坐在什么地方,则有不同的说法。莱斯.佩恩博士在《死者复活—马尔科姆.艾克斯的平生》中说,凶手威廉.布拉德利是“踮伏在第四排”,这与其余作家的描述截然不同。比较接近事实的说法,威廉.布拉德利应该是,坐在距离马尔科姆.艾克斯讲台,只有十五尺的第一排,为了得到最佳的出击位置,五个刺客,提前就达了到会场,各就各位,静心等待那十五秒钟的雷霆一击。

在刺杀马尔科姆.艾克斯后,凶手们的撤退路线,亦有不同的说法。莱斯.佩恩博士在《死者复活—马尔科姆.艾克斯的平生》中说,在行刺成功后,依照新泽西州纽瓦克伊斯兰清真寺官员们的预先安排,从后厅撤退。实际的情况并非如此,在行刺得手后,五个凶手从五个不同的方向撤退,除了托马斯.哈根被现场抓获外,其余的四个暴徒,全部成功地逃离现场,消失在人海里。

在讲演现场,马尔科姆.艾克斯的怀孕妻子贝蒂.沙巴兹,带着几位女儿来听讲演?几乎所有的作家,包括电影《马尔科姆.艾克斯》在内,都说是四位。这是不正确的,应该是三位,她们是阿塔拉.沙巴兹、库比拉.沙巴兹和伊丽雅莎.沙巴兹。最小的四女儿卡米拉.沙巴兹,才十三个月零二十一天,一周前,家里被黑穆斯林,用莫洛托夫燃烧弹烧毁时,卡米拉.沙巴兹的寒衣,全部被烧毁,还来不及添置,天气寒冷,因而贝蒂.沙巴兹将她留在家里。

《哈根宣誓书》已经间接说明,伊利亚.穆罕默德就是刺杀马尔科姆.艾克斯阴谋真正的幕后元凶。如果再由当事人出来亲口确认,在厘清幕后元凶疑云问题上,还是非常重要的。马尔科姆.艾克斯被刺事件有了突破,但还没有结束,最终的真相,依然没有大白于天下,时间正在与真相竞赛,或许期待托马斯.哈根的第三份《宣誓书》、未来的遗嘱或回忆录的面世,如果躬逢其盛,笔者将再续写余篇。

马尔科姆.艾克斯的奋斗精神,不仅被各国黑人肯定,不仅被穆斯林世界肯定,也被美国各行各业的领袖人物肯定,从男作家奥古斯特.威尔逊(August Wilson)、 女作家奥德丽.洛德(Audre Lorde),黑豹党的休伊.牛顿(Huey Newton)和鲍比.西尔(Bobby Seale) 、歌星查克.D(Chuck D)、肯德里克.拉马尔(Kendrick Lamar)、影星冰块(Ice Cube),到前美国司法部长埃里克.霍尔德、现任最高法院大法官克拉伦斯.托马斯,和和前美国总统巴拉克.欧巴马等,无一不视马尔科姆.艾克斯为美国英雄。

在马尔科姆.艾克斯死前的一个星期,也就是他的住家,被黑穆斯林用三个莫洛托夫鸡尾酒汽油弹恶意纵火前两个小时,他正在家里,回答瑞士日内瓦伊斯兰中心(Islamic Centre of Geneva)总监寄来的书信。

在复信中,马尔科姆.艾克斯写下了“伊利亚.穆罕默德在暗地里下令,要将我处死。”这句话,坐实了数十位研究马尔科姆.艾克斯的学者和作家,异口同声地指出伊利亚.穆罕默德,就是谋杀马尔科姆.艾克斯元凶的定论。

日内瓦伊斯兰中心总监,向马尔科姆.艾克斯请教了九个问题,其中一个是 :“在穆斯林跨度了所有的种族时,阁下为什么却只专注美国黑人?”

马尔科姆.艾克斯回信说 :“我是一位黑美国人,我感到首先的责任,是要解决与我一样肤色的两千两百万同胞的侮辱,在解决了两千两百万同胞的痛苦前,我不相信自己个人的问题会得以解决。”

日内瓦伊斯兰中心总监的另一个问题是 :“伊利亚.穆罕默德驱逐你,和你主动离开伊斯兰民族清真寺的真正理由是什么?”

马尔科姆.艾克斯写道 :“伊利亚.穆罕默德疯狂地嫉妒,我在非穆斯林领域里的声誉名望,我错误地盲目追随他,当他发现他自己的儿子沃里斯.穆罕默德,亲口告诉我说,他老爸欺骗那些未成年女秘书说,他就是真主穆罕默德的化身,他可以使这些少女,觉得自己就是和真主穆罕默德美丽的妻子艾莎(Aisha)一般。

当伊利亚.穆罕默德觉得,我在伊斯兰民族清真寺的威信,已经威胁到他的地位和利益时,就假借我对肯尼迪总统被刺事件的评论而整肃我,表面上是说要我闭嘴九十天,实际上是将我全面而永远的驱逐出伊斯兰民族清真寺,并且暗地里下令要将我处死,因为他害怕我向外披露,他诱奸那些未成年女秘书,并使她们生育了孩子的通奸丑闻。”于此可见,嫉妒加丑闻,是马尔科姆.艾克斯必须被刺杀的真正理由。

日内瓦伊斯兰中心总监又问 :“既然伊利亚.穆罕默德宣传的是伊斯兰,为什么大家不离开他去寻找真正的穆斯林?”

马尔科姆.艾克斯在回答说 :“伊利亚.穆罕默德运用财力和暴力,来控制所有的信徒,他会毫不犹豫地杀死任何胆敢背叛他的信徒,他根本就不懂什么是穆斯林。”

日内瓦伊斯兰中心与埃及的穆斯林兄弟会(The Society of the Muslim Brothers),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极具争议性的穆斯林兄弟会,是由哈桑.阿尔-班纳(Hassan Ahmed Abdel Rahman Muhammed al-Banna),于1928年3月22日,在埃及开罗创立的,主张用暴力圣战,来推动保守的泛穆斯林运动,很符合马尔科姆.艾克斯的一贯口味。

马尔科姆.艾克斯是黑人社区、乃至全世界受压迫者,无可否认的偶像,因为美国黑人发声,而为被全世界黑人拥戴,他为坚持理想而冒犯了黑穆斯林,最后死在黑穆斯林乱枪之下。他是美国近代民权运动发展史上,重要的指标性人物,其影响力不因时间的流逝而式微,无论是否认同他的观点,但无人可以抹杀他对美国民权运动的奉献和功勋。

或许马尔科姆.艾克斯的语言过激,或许马尔科姆.艾克斯的行为,没有符合卫道之士的口味,但马尔科姆.艾克斯的勇于反抗不公平精神,正是创造美国现代文明,不可或缺的动力,恰恰由于美国开国元勋们的勇于反抗不公平精神,才有美国独立,才有美国精神、才有法治社会,才有普世价值,才有傲立于世的美利坚合众国!

1965年2月23至26日,马尔科姆.艾克斯葬礼,在纽约市哈林区统一殡仪馆(Unity Funeral Home)举行,前后四天,瞻仰遗容者与前来致敬者,高达三万人次,盛况空前。

1965年2月27日,马尔科姆.艾克斯追悼会,在基督上帝信仰圣殿教会(Faith Temple of the Church of God in Christ)举行,出席的民权领袖有贝亚德.鲁斯汀、约翰.刘易斯(John Lewis)、詹姆斯.福尔曼(James Forman)、詹姆斯.法默(James Farmer)、杰西.格雷(Jesse Gray),和安德鲁.杨格(Andrew Young)等,一千余的座位席无空缺,为了接待外面进不来的群众,教会特别安装了室外扩音器。

德高望重的主祭人奥西.戴维斯,发表了《我们自己闪闪发亮的黑人王子》感人的追悼词: 

“在这里,在这最后的时刻,在这个安静的地方—哈林区,已经告别了它最光明的希望,现在已经熄灭,永远离开了我们。因为哈林是他工作和奋斗的地方,他的家、他的心所在、他的人民所在的地方,因此,我们在哈林再次相聚,分享这些最后的经历,也和他在一起的时刻,是最合适的,因为哈林一直对那些爱它、为它而战、甚至誓死捍卫它荣誉的人,充满仁慈。在人类的记忆中,这个陷入困境、不幸但仍然自豪的社区,找到了一位比我们面前的这位,尚未被征服的非裔美国人更勇敢、更英勇的年轻冠军。

我对马尔科姆.艾克斯的欣赏,除了他作为一个领导者、一个老师、一个凡人、一个哲学家、一个了解生活事实的人、一个泛非洲主义者、一个经济学家、一个政治学者,一名煽动者,他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马尔科姆.艾克斯是一个男人。我指的是特定意义上的人。马尔科姆.艾克斯为我们这些想要成为男子汉的男人,创造了一种新的风格。

不仅是黑人,还有白人。马尔科姆.艾克斯给我们留下了男子汉气概的遗产,而这种传统,在我们国家早已过时了。是他重振了我们萎靡不振的努力,教会习惯于跪下的我们,如何站起来,尤其是黑人,也包括白人,从跪下那里站起来,面对真相,即使我们为了它而被杀。这种道德和勇气,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我们的土地上了。

我按照他希望我说的那样,再说一遍这个词:非裔美国人—非裔美国人马尔科姆.艾克斯,是一位大师,他在用词方面是最细致的。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言语对人心的影响力。马尔科姆.艾克斯几年前,就不再是黑人了。对他来说,这个词已经变得太小、太无力、太微不足道了。马尔科姆.艾克斯比那更大,马尔科姆.艾克斯已经成为一名非洲裔美国人,他非常渴望我们,他的所有人民,也都能够成为非洲裔美国人。

有些人认为,作为黑人的朋友,他们有责任告诉我们辱骂他,逃离,甚至逃离他的记忆,通过把他,从我们动荡时代的历史中抹去,来拯救我们自己。许多人会问,哈林区在这位风雨飘摇、充满争议和大胆的年轻队长身上,有什么值得尊敬的地方—我们会微笑。许多人会说转身离开,远离这个人,因为他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恶魔、一个怪物、一个颠覆者,和黑人的敌人—我们会微笑。

他们会说,他是一个充满仇恨的人,一个狂热分子、一个种族主义者,他只会给你所奋斗的事业带来邪恶!我们会回答,并对他们说:你和马尔科姆.艾克斯弟兄倾谈过话吗?你曾经碰过他或者让他对你微笑吗?你有认真听过他的话吗?他有做过卑鄙的事吗?他本人是否曾参与过暴力或任何公共骚乱?

因为如果你这样做了,你就会认识他。如果你认识他,你就会知道为什么我们必须尊敬他:马尔科姆.艾克斯是我们的大丈夫气概,我们活生生的黑人男子汉气概!这就是他对他的人民的意义。而且,在向他致敬的同时,我们也向自己最好的一面致敬。 

我们中有一些人,他们是烈士,他们是强大的,他们为我们树立了伟大和良好的榜样。但他们有一个马尔科姆.艾克斯没有的优势,他们是受过教育的人,他们是大学男生,他们受过学术训练。马尔科姆.艾克斯来自最深处。因此在衡量一个人的时候,我们必须衡量他来自哪里。今晚坐在这里的所有人,无论男女,黑人还是白人,都可以站得更高一点,可以像马尔科姆·艾克斯这样的人,行走在我们的地球上,生活在我们中间。

我很高兴认识他。如果对我、对你、对哈林、对我们的国家存在救赎的可能性,那么马尔科姆.艾克斯,就是那个说这种救赎是可能的人。当他去世时,他正在指出这种救赎的道路。今晚我们坐着,我们因歌声、舞蹈、和我们中间伟大领袖的存在而振奋,你们一定已经注意到,我们最伟大的领袖竟然是女性,这是有原因的,这也是为什么一个男人,会犹豫是否要在墙上,挂一张马尔科姆.艾克斯的照片的原因。

作为黑人,我们是地球上最系统地被阉割的人。不幸的是,我们已经学会接受,并接受他们的阉割,就好像这就是我们的定义。马尔科姆.艾克斯说:不,你是一个男人。我会让你知道你是一个男人。他坚持要撕掉我们脸上的谎言,撕掉我们中产阶级的自鸣得意。

站起来,别跪着。从你的藏身之处出来,如果你的藏身之处是金子,就从它后面出来。如果你的藏身之处很声望,那就从它后面出来。如果你的藏身之处是贫穷,如果你住在贫民窟,如果你住在阴沟里站起来看看太阳。

当马尔科姆.艾克斯说这句话的时候,当他看着你的时候,当他把你自己的男子汉气概给你的时候,我们怎么能够抗拒或否认,或者比我们在他去世时,和今晚在这里为他所做的一点点事情少一点呢?伟大的事情,有时会显得很小。这片云彩只有一个人的手掌那么大,但却预示着毁灭地球的洪水。

许多人关注马尔科姆.艾克斯去世后发生的事情,看到我们得到的,和我们没有得到的接待,可能会错误地认为我们已经衡量了这个人,我们把他放在了他的位置上。因此我们可以安全地转身,并且永远忘记他,但事实并非如此。

我对你说,就像我对自己说的那样:如果马尔科姆.艾克斯和他的信息如此强烈、如此明亮和如此纯粹,对于我们这些已经成年的人来说太好了,那么,还有一代人还没有被宠坏,还没有被掏空,还没有失去勇气,还没有被阉割,当他们进入这个真理的光明时,他们就会站起来,拯救他、我们和世界上所有其他人,这就是马尔科姆.艾克斯的意义。

去年,他在非洲给朋友写下这样的话 : ‘我的旅程即将结束,我的视野比出发时更广阔,我相信这将为我们所有美国人的自由、荣誉和尊严的奋斗,增添新的生命和高度。我写这些话,是为了让你们知道,非洲国家,对我们的人权斗争的巨大同情和支持。最重要的是我们要保持统一战线,不要我们最宝贵的时间和精力,浪费在互相争斗上。’不管我们与他的看法不同,或者我们彼此对他,和他作为一个人的价值的看法不同,但现在让他离开我们,只是为了让我们走到一起。

将这些凡人的遗骸托付给地球,所有人的共同母亲,我们确信,我们现在埋在地下的,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一粒种子,在我们不满的冬天过后,它会再次出来迎接我们。那时我们就会了解他的过去和现在—一位王子,一位是属于我们自己闪闪发亮的黑色王子!他毫不犹豫地去死,因为他是如此的爱着我们。”

马尔科姆.艾克斯的葬礼和他的人生一样,充满了争议。他是穆斯林,但葬礼却完全没有依照穆斯林的规矩安排,他的妻子贝蒂.沙巴兹,也没有依照穆斯林规定,不得嚎啕大哭。奥西.戴维斯说完追悼词后,在两位便衣警察陪伴下,贝蒂.沙巴兹走到丈夫灵棺前,隔着玻璃罩子,亲吻永别的马尔科姆.艾克斯,回头即嚎啕大哭起来。

穆斯林教规不用棺材,从帝王将相到凡夫走卒,洗尸,裹衣,站礼和安葬,全在二十四小时内必须完成。可以海葬和土葬,但不得火葬。马尔科姆.艾克斯允许法医验尸,已经违反了穆斯林教规。

所谓裹衣就是白布,男性用布三块,女性用布五块,严密裹紧。站礼时,不一定需要在清真寺,任何地方,严肃即可。站礼就是祭别,不需鞠躬,更不许叩拜。一块木板抬尸,轻轻把死者的遗体托起,放入墓穴中,面朝麦加倾斜,直接用土埋葬。数年前富可敌国的沙特阿拉伯皇帝去世,亦是如此简单仪式。马尔科姆.艾克斯用的是棺材,穿的是西服,公祭四天,完全没有穆斯林仪式。

更讽刺的是,马尔科姆.艾克斯是穆斯林,却在基督教教堂里面,召开追悼会,这不是在否定马尔科姆.艾克斯的穆斯林价值观吗?基督教允许穆斯林在教堂里举行追悼会,但是穆斯林清真寺会,允许基督徒在里面传播福音吗?

马尔科姆.艾克斯的干部,不是没有考虑到这点,而是无法办到,因为允许马尔科姆.艾克斯办理葬礼的清真寺,就会被解释为站在伊斯兰民族清真寺的对立面,在暴君伊利亚.穆罕默德的恐怖手段和阴毒淫威下,没有任何一间清真寺,胆敢冒这个被误会的风险,走投无路,只有不伦不类的到基督教教堂去办追悼会了。

马尔科姆.艾克斯生荣死哀,从哈林区统一殡仪馆出来,到威彻斯特郡(Westchester County)墓园,有三辆家族专用桥车、十二部警车、十八部嘉宾桥车,路边有两万五千人夹道相送,到了墓园后,只允许包括新闻记者在内的两百人,进入到坟墓边上。

在最后的祷告结束,准备入土为安时,发生了一件极度使人遗憾的事情。部分马尔科姆.艾克斯的干部,发现了一个世人看来可笑,但他们认为无比严重的问题:为马尔科姆.艾克斯坟墓填土的工人,全是白人!众干部议决,绝对不允许任何白人,填一铲子的泥土,到马尔科姆.艾克斯的坟墓上!于是众多黑穆斯林大汉,辞掉白种工人,自己动手,冒着毛毛细雨和寒冷北风,硬是用手一铲一铲的将坟墓填平。

无论是伊利亚.穆罕默德也好,马尔科姆.艾克斯也罢,他们都是打着穆斯林的招牌在呼哨过市,在招摇撞骗,但是他们到底理解穆斯林有多少?有没有静下心来读上几遍《可兰经》,都是个疑问,对于穆斯林教义知道多少,更是个疑问。论定一个人,是要看他做了些什么事,而不是看他说了些什么话。

从马尔科姆.艾克斯的葬礼中,世人看到的是庸俗而虚伪的排场,听到的,全是毫无意义的伪善恭维场面话,既听不到马尔科姆.艾克斯对穆斯林的贡献是什么,也听不到马尔科姆.艾克斯布了些什么穆斯林的道,更不用说美国民族赖以维生的宪政法治、自由民主、普世价值和文明社会了。 

聆听马尔科姆.艾克斯的讲演录音,或者阅读他的讲演稿子,几乎学不到任何关于穆斯林的知识,更不要说什么穆斯林教义了,更多的是种族仇恨和黑白歧视。要解决种族仇恨和黑白歧视是一条双行道,任何一个种族歧视,任何一个种族仇恨,都是错误的,都是不公平的。在美国最高法院,将所有种族歧视恶法废止的,是《美国宪法第14条修正案》,而《美国宪法第14条修正案》的核心价值,就是在公平两个字。

马尔科姆.艾克斯生前没有多少穆斯林大爱,身后的葬礼也看不见一点穆斯林的味道,连给他填平墓穴的工人都不允许是白人,一铲子的泥土都不能接受,那么,他文明社会的普世价值观在哪里?他的自由民主平等民权等的美国精神在哪里?他的逊尼穆斯林价值又在哪里呢?

奥西.戴维斯的马尔科姆.艾克斯追悼词,用八个重点,指出了马尔科姆.艾克斯的人生价值、对重建美国黑人的觉悟和自尊卓越贡献:

第一,他对马尔科姆.艾克斯的尊重、钦佩和肯定;第二,点出了马尔科姆.艾克斯的贡献和价值,是对正义、平等的坚定信念,以及他对黑人自豪感,和自决权利的坚定信念;第三,马尔科姆.艾克斯是美国边缘化,与被压迫人群的重要发言人;第四,敦促与会者尊重马尔科姆.艾克斯的精神遗产,即使在他去世后,也要继续为正义、平等和自决而奋斗;第五,马尔科姆.艾克斯是一位重建黑人自信、自决和自尊的精神导师;第六:马尔科姆.艾克斯是一位响当当的男子汉,是一位敢拍案而起,敢大声说不的大丈夫;第七,马尔科姆.艾克斯精神,不仅是属于非洲裔美国人,已经跨越种族界限,升华为美国民族的共同目标;第八,六尺黄土下面埋葬的,不仅是一位民权烈士的遗骸,还是一颗使未来美国民族更好的种子,这颗种子的名字叫作 : 马尔科姆.艾克斯。(全文完)

高胜寒   2024年1月1日  

 

高胜寒:作者是美国华裔,成功的美国企业家,其业余爱好写作。

【作者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