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19 5 月, 2024 1:52 上午

每年六月,数以百万计的中国高中生都要参加艰苦的“高考”考试,但全国 1,200 所大学的录取分数线因省份的人口数量而异。路透社

为了吸引更多投资到西藏,中国当局向潜在投资者宣布了一个甜头:将您的家人搬到该地区,在那里度过三年并投资 300 万元人民币(415,000 美元)——您十几岁的孩子将有更好的机会进入一所好大学。投资西藏,让您的孩子“在高考中占据一席之地“,成为招商引资的宣传方向,却引起藏人忧心当局的提议会剥夺藏族青年的机会。此外,中国政府近期命名了印度控制的阿鲁纳恰尔邦30个地点,而印度政府拒绝北京的举动,认为此举似乎旨在加强中国政府对争议领土的主张。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了解这些情况,相关人士的谈话录音由人工智能生成。

每年六月,数以百万计的中国高中生都要参加艰苦的“高考”考试,但全国 1,200 所大学的录取分数线因省份的人口数量而异。

北京和上海的居民面临着最激烈的竞争。但西藏为学生提供了最低的大学入学门槛之一,其优惠条件旨在为藏族人提供优势。

印度智库乌萨纳斯基金会的高级研究员弗兰克.莱伯格说,例如,在西藏参加考试的学生如果在考试中获得至少 300 分(满分 750 分),就可以进入大多数大学,但在北京参加考试的学生则需要获得 448 分才能进入同样的学校。

中国父母已经意识到了这种差异,有些人已经成为“高考”移民,将部分或全家搬到更有利的地点,以便他们的孩子更容易进入大学。莱伯格指出,

“这个理由吸引了许多中国家庭移民到人口少、‘平权行动计划’优惠程度高的地方。”

中国教育部已下令地方政府打击以这种方式钻空子的行为,但西藏的这一提议与此相矛盾,而且似乎得到了当局的认可。

西藏自治区教育厅于 3 月 18 日宣布了这一决定,其背景是经济衰退、年轻人失业率上升,以及资金短缺的省级政府在三年严格的疫情限制后渴望吸引投资。

据专业税务网站税屋网shui5.com 称,这些条款仅适用于根据当地政府的投资促进计划进入西藏自治区的公司所有者或股东的子女。

公告称,该优惠将适用于初始投资不少于300万元人民币、且至少五年内不得撤资或撤股的企业。

学生还必须在西藏的一所学校就读至少三年——所以这是一个重要的时间承诺。

税屋网发布的公告称,该举措的目的是“进一步优化本地区营商环境……促进高原经济高质量发展”。

此举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引发了争论,一些发帖者认为这对山区学生不公平,而其他人则表示支持。

这些权重是根据过去的地区表现计算的,这意味着如果来自中国资源较好地区的学生开始前往西藏,他们可能会提高包括藏族在内的所有人的分数门槛。

藏人和人权组织警告说,该计划将剥夺藏族学生的教育和就业机会,并加剧他们的失业率。西藏首府拉萨的一位消息人士告诉自由亚洲电台,

“最近的事态发展将进一步剥夺西藏学生的机会。”

他说,中国政府颁布了教育政策来帮助藏人,但这些政策也让移居那里的中国官员和投资者受益。

华盛顿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研究与监测部门负责人布琼次仁表示,由于中国政府认为藏区欠发达且经济上处于不利地位,因此为藏人学生接受高等教育提供了特殊条件。布琼次仁说,

“然而,在目前的情况下,任何有经济能力的人都可以因此受益,我相信这项政策正在被利用和滥用。”

但《中国日报》援引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的话说,虽然人们可能担心该政策会偏向富人并导致教育不平等,但该政策的严格要求意味着只有那些真正致力于该地区的长期投资的人可以享受到的。

他说,关键是要打击任何伪造证件的个人或组织,以堵住漏洞。

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的一名官员表示,他们不熟悉该项目。但发言人表示,西藏经济“蓬勃发展,社会和谐稳定,文化传统得到保护和弘扬,适应当地需要的现代教育体系得到建立”。

这位官员还表示,西藏各民族都享有“平等享有高质量教育”的权利,这有利于提高人民文化素质,增强民族团结。

专家表示,不管这位官员怎么说,此举似乎确实表明中国地方政府面临财务困境。曽在西藏工作多年的莱伯格说,

“这个‘投资计划’带有绝望的味道,暴露了西藏自治区政府和官僚机构所陷入的严重财务困境。”

他表示,他强烈怀疑这项措施能否吸引许多富裕的汉族人,因为该群体中 90% 的人希望完全离开中国。

印度哈里亚纳邦金达尔全球大学中国研究副教授、印度外交部前顾问斯里帕纳·帕塔克表示,此举还凸显了该地区缺乏切实发展。她说,

“尽管西藏严重缺乏发展,并且中国共产党执政的国家消灭了藏族语言、身份和文化,但他们仍然试图将西藏展示为发展的光辉典范,正如中国所有关于西藏的宣传所看到的那样。然而,吸引投资者的最新举措清楚地表明,中共执政的国家所谓的发展努力是多么失败。”

此外,近期北京当局为阿鲁纳恰尔邦的 30 个地点命名了中文名称,以加强其对印度控制的领土的主权声索,但印度很快认为此举毫无意义。

这是中国自 2017 年以来第四次公布藏南地区的地名,并声称该地区是中国领土西藏南部的一部分。印度外交部长苏杰生稍早时候在西部古吉拉特邦举行的一次活动期间问道,

“如果今天我把你的房子改个名字,它就会成为我的吗?”。

苏杰生并表示,“阿鲁纳恰尔邦是印度的一个邦,它过去、现在、将来仍然是印度的一个邦。改变不同地方的名称并没有什么意义。”

印度总理莫迪3月9日访问阿鲁纳恰尔邦后,接下来几周印度和中国之间的紧张局势升级,促使中国提出外交抗议。

中国民政部发布的清单包括阿鲁纳恰尔邦地理位置中至少11个居民区、4条河流和12座山脉的标准化名称。

中国民政部在其官方公告中表示:“根据国务院地名管理有关规定,我部会同有关部门对藏南部分地名进行了规范。第四批新增公开使用的藏南地名现已正式公布。”

专家表示,中国试图重新命名其四面八方以及西藏和中国其他地区的边界地区,反映了其获取领土的欲望以及使其对争议领土的占领正常化的努力。

印度哈里亚纳邦金达尔全球大学 (O.P. Jindal Global University) 中国研究副教授、印度外交部前顾问斯里帕纳·帕塔克 (Sriparna Pathak) 表示:“中国地图侵略性的一个重要部分是重新命名它认为有争议的领土。”

中国于 2017 年发布了首份 6 个地名标准化名单,随后于 2021 年发布了第二份名单,新增了 15 个地名,并于 2023 年发布了第三份名单,新增了 11 个地名。

印度班加罗尔(Bengaluru)塔克沙什拉研究所(Takshashila Institution)印度-太平洋研究项目的研究分析师阿努什卡·萨克塞纳表示,中国认为,可以通过用汉字和拼音为该地区的每个小村庄、山丘和水体指定名称,继续重申印度的领土是自己的。

萨克塞纳表示,此举“是改写历史的一次尝试。 通过不断重申,它希望这一术语能够慢慢渗透到各国和官员对这些领域的称呼中。”

总部位于华盛顿的美国外交政策委员会印度-太平洋研究高级研究员迈克尔·索博利克表示,很少有西方领导人明白中国共产党正在谋求扩大中国在各个方面的边界——包括南中国海。

专家表示,它在西藏也采取了同样的策略。

去年,中国在官方外交文件中用“西藏”的汉语拼音取代了“西藏”的原有英文翻译。中国媒体和统战部官方账号“统战新闻”2023年10月称,“中国外交部正式文件中不再提及西藏原有英文名称”。

据中国媒体报道,国际社会普遍使用的“西藏”名称不仅包括西藏,还包括青海、四川、甘肃、云南等藏族聚居区。这一地理范围与西藏流亡精神领袖十四世达赖喇嘛界定的“大西藏”是一致的。

帕塔克说,中国开始使用“西藏”一词来规范其西藏从未独立且始终是中国一部分的说法。她说,

“一旦‘西藏’一词正常化,印度的阿鲁纳恰尔邦也被正常化为‘藏南’或中国眼中的藏南。”

在去年十月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采访时,位于印度达兰萨拉的西藏流亡政府藏人行政中央民选政治领导人司政边巴次仁敦促国际社会拒绝西藏更名,并“不与中共重塑历史的努力妥协”。

分析人士还指出,对有争议的领土进行重新命名的频率和速度都在增加。

撰稿、主持、制作:陈爱祯

来源:RFA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