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19 5 月, 2024 12:37 上午

瑞典松兹瓦尔的学生在一边等公交车一边刷手机 - 沉迷TikTok为代表的社交媒体的欧洲下一代将被导向何方? (美国之音/郑土伦)

瑞典松兹瓦尔的学生在一边等公交车一边刷手机 – 沉迷TikTok为代表的社交媒体的欧洲下一代将被导向何方? (美国之音/郑土伦)

13岁的米妮(化名)是瑞典圣奥洛夫学校(St.Olofsskolan)7年级的学生,和她的朋友们一样,她随身携带手机。只要有时间她就会翻看社交媒体,最常用的APP就是TikTok。

“我每天花8个小时看手机,家长要求的是最多看3个小时,但是家长没办法,”她对美国之音说。她的朋友们也表示每天会看8小时手机,而这也远远超出了她们家长的要求。

关于TikTok误导和诱导儿童沉迷短视频而造成身心伤害的争议持续不断。随着更具引诱性的新程序TikTok Lite最近在法国和西班牙上线,欧洲的学生家长们更加忧虑不安。同样在本月,由于TikTok不同意丹麦政府提出的保护15岁以下儿童权利的法律,引发了丹麦政治家和专家的批评。

无视欧洲法律,诱使年轻人上瘾

专注于调查Z世代和千禧一代的机构Ypulse在2022年就发表《社交媒体行为报告》说,84%的欧洲年轻人认为“我们这一代人都沉迷于社交媒体。”这些伴随着Facebook、Snapchat和TikTok长大的一代人自称平均每天在社交媒体上耗费3.58小时。

为了保护未成年人,丹麦司法部去年10月发布的《数字保护法》修正案于今年1月1日起生效。根据该法的规定,15岁以下儿童使用社交媒体必须提前获得父母的同意。此前的年龄限制为13岁。但TikTok和Snapchat这两个最受丹麦儿童欢迎的社交媒体都表示,他们只遵守欧盟的相关法律,而不打算遵守丹麦的新法律。为此,丹麦议员莉丝·贝克·尼尔森(Lisbeth Bech-Nielsen)于本月向工业、商业与金融事务大臣莫滕·博斯科夫(Morten Bødskov)公开提问,请求回复TikTok所受的调查及进展。但是博斯科夫至今尚未回复。

欧洲学校酒精和其他药物调查项目(ESPAD)2020年发布的从35个欧洲国家收集的数据显示,约94%的学生表⽰在过去7天内使⽤过社交媒体。其中在典型上学日,最通常的使用时间平均为每天2至3⼩时,而典型的非上课日则为6⼩时或更多。至于社媒和网络游戏潜在风险,⼏乎⼀半的学生(46%)已经表现出与社交媒体使⽤相关的心理和行为问题。

TikTok做出过承诺会帮助防范未成年人上瘾。2023年3月TikTok宣布,未成年人必须在使用该应用一小时后输入密码才能继续观看视频。然而在一年之后的今天,当被美国之音问及“你需要每小时都输入密码才能继续观看TikTok吗?”,13岁女孩米妮很吃惊地表示根本没这回事。“我不需要这么做,我想看多久就看多久,”她说。

上周,就TikTok Lite诱导用户成瘾的争议,其发言人向法国《世界报》(Le Monde)争辩道:“只有18岁或以上的用户才能收集积分”。然而欧洲议会议员金·范·斯帕伦塔克(Kim Van Sparrentak)说:“任何自律都无法击败大型科技公司的伎俩。在设计师和心理学家大军的推动下,TikTok等社媒就是要你一直盯着屏幕。如果我们现在不采取行动,这将对子孙后代的心理健康和大脑发育产生影响。”

上个月,《自然》杂志援引社会心理学家乔纳森·海特(Jonathan Haidt)在《焦虑的一代》一书中的断言,通过“设计一条通过孩子的眼睛和耳朵进入的令人上瘾的内容,儿童大脑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通过取代体力游戏和面对面的社交,这些公司重新塑造了童年,并以几乎难以想象的规模改变了人类的发展。”

对此,汉堡莱布尼茨媒体研究所互联网研究员马蒂亚斯·C·凯特曼(Matthias C. Kettemann)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指出,与任何其他平台相比,TikTok的设计通过使用所谓的“黑暗模式”和尤其适合儿童的个性化算法让用户对该服务更加“上瘾”。“TikTok的扩张可能会带来危险,尤其是对年轻用户而言,”他说。

同时,凯特曼强调监督的重要性。他认为,TikTok可以轻松决定在更大程度上包含民主相关信息、社会责任主题和良好社会行为的视频。推荐算法针对什么进行优化始终是一个问题。“平台必须根据《数据服务法》(DSA)向委员会和用户通报这一情况,”凯特曼说。

瑞典公民、40岁的奥洛夫·拉尔森(Olov Larsson)也认为平台的行为需要监督。

“我觉得花很多时间在这些应用上不太好。我认为肯定应该有某种方式对其进行监管。规范TikTok等容易上瘾的社媒应该跟规范吸烟或酗酒一样。这很重要。我认为只要适度就好。但问题是,很难要求年轻人‘适度’,”他对美国之音说。

儿童模仿TikTok播主,结果伤害自己

当美国之音让米妮讲几个她常看的TikTok播主时,13岁的她飞快地说出了Katie Fang、elm0zwrld和ferchugimenez的名字。她们都是美妆带货播主。

国际媒体已经多次报道中小学生因轻信而购买了TikTok上看到的护肤品,结果导致皮肤伤害。皮肤科医生伊丽莎白·霍什曼德(Elizabeth Houshmand)分析道:“9至14岁的年轻女孩看到有影响力的人在社交媒体上发布有关她们的产品的视频,随之下单购买。她们经常会因为皮肤受损而去诊所就诊。许多受影响的人都希望模仿他们最喜欢的网红播主,并通过拥有和使用那些播主的产品来获得酷女孩的地位。”

在英国广播公司(BBC)今年初发表的一篇关于受TikTok视频影响而购买伤害皮肤的护肤品的报道中,受害者萨迪(Sadie)的年龄仅为8岁。英国皮肤科医生协会警告说,年仅八岁的儿童使用护肤品的趋势日益增长,可能会给他们带来不可逆转的皮肤问题。

然而TikTok在欧洲年轻用户中的负面影响绝不仅限于皮肤。

TikTok正日益成为独裁者进行隐蔽活动的门户

德国联邦议会议长巴贝尔·巴斯(Bärbel Bas)去年在波罗的海议会会议开幕式致欢迎词时指出:“专注于年轻人的平台(例如TikTok)正日益成为独裁势力进行隐蔽活动的门户。我们必须让用户意识到这一危险。”

瑞典国际事务研究所(UI)中国问题研究中心(NKK)分析师艾克(Erika Staffas Edström)告诉美国之音:“欧盟委员会今年二月份对TikTok发起调查……这是一件好事,特别是在涉及与儿童、年轻人以及首次投票的选民相关的风险时。”

艾克在去年发表的报告《我们可以相信TikTok吗?》(Kan vi lita på Tiktok?)中提到:“TikTok仍然不共享其API(应用程序编程接口),并且还对研究人员可以访问的有限开放数据进行广泛限制。这些条件意味着很难确保TikTok内容不会受到不当影响并存在数据处理方面的安全隐患。”

分析人士指出,既然TikTok为了商业利益可以放任或者鼓励未成年人观看可疑的视频,那么未来这家很难不受中共控制的商业巨头也很可能操控由其哺育长大的一代所接受的各种信息。埃德斯特罗姆指出:“媒体已经多次报道,TikTok对那些跟中国有关的敏感话题进行节制。例如,2019年的文件就显示,TikTok指示版主审查有关天安门广场、台湾和西藏独立等话题的内容。”

不过,TikTok试图操控或者放任谎言等内容不只限于跟中国有关的话题。比如,来自俄罗斯的虚假账户在TikTok上散布有关乌克兰战争的虚假信息。乌克兰前国防部长阿列克西·列兹尼科夫(Oleksii Reznikov)就曾是这些虚假指控的目标,据其女儿向媒体声称,那些谎言最终导致她父亲被解雇。

明天,欧洲的下一代将被导向何方?

总部位于柏林和苏黎世的人权组织(AlgorithmWatch)算法观察的执行董事马蒂亚斯·斯皮尔坎普(Matthias Spielkamp)希望新出笼的一系列法律所有助于审查TikTok对我们的民主社会构成的系统性风险以及该公司为减轻这些风险所采取的措施。

“TikTok要确保其平台的算法不会鼓励极端主义行为。如果TikTok做得不够,各国就需要做出坚决的回应,”斯皮尔坎普对美国之音说。

汉堡莱布尼茨媒体研究所互联网研究员马蒂亚斯·C·凯特曼 (Matthias C. Kettemann)则认为,TikTok可能会给舆论形成过程和民主体制带来风险,但TikTok的风险并不比具有类似影响力的其他平台高出多少,因为在其他社媒平台上也发现了外国影响力的运作。

“从历史上看,外国媒体的所有权一直受到批评。鲁珀特·默多克必须成为美国公民才能拥有福克斯电视台。美国和中国平台所有权的区别在于,中国有开展国际信息宣传活动的历史。但我觉得我担心的大部分风险都已由欧盟《数字服务法案》解决了,”凯特曼说。

其实,面对TikTok等社交媒体上虚假信息的泛滥,欧洲的很多年轻人不但意识到了风险,而且开始主动采取行动。在今年四月的欧洲青年节上,有一场名为“检查可疑的TikTok视频!”的专场活动。在活动中青年们表达了他们的共识:“虚假信息影响我们对世界的看法,滋生刻板印象,从而产生歧视,影响我们的决定,不仅在投票箱前,而且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

瑞典公民拉尔森认为,“年轻人需要有一张了解真实世界的地图。”他对美国之音解释道:“不管是谁带着什么观点或身份来,不管TikTok的母公司是哪个国家的,每个年轻人如何受社交媒体影响,最终取决于每个人的批判性思维。”

“在21世纪的今天,我们不能盲目行事,不能不关心背后发生的事情。我们需要信任。但是我们也需要知道,如果我不信任这个东西,我可以用别的东西来取代吗?”33岁的法国人大卫(David)表示。

“我们在使用社交媒体时都必须小心谨慎,”他对美国之音说。

 

作者:郑土伦

来源:VOA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