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4 7 月, 2024 1:00 下午

本月退党人数: 5
总计退党人数: 5

作者:高胜寒 

 

费城的黄黑两道生意,原本是意大利西西里岛黑手党头子,安吉洛.布鲁诺(Angelo Bruno)的势力范围,耶利米.沙巴兹执掌后,深度介入费城的黄黑两道生意,不断升级的利益冲突,逐渐与黑手党由竞争对手,成为利益死敌,几乎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鱼死网破和血腥死拼,极可能招来联邦调查局和当地治安机构的,那为双方将无可避免的都会带来灾难性的结局,为了共同利益,双方进行谈判。代表外号黑穆斯林教父(Godfather of Black Muslim)的耶利米.沙巴兹,出面与安吉洛.布鲁诺代表谈判的,就是军人出身的威利.布拉德利,最终达成将费城地盘分割为南北二块,和平共处,各自发财,河水不犯井水。安吉洛.布鲁诺的黑手党,承诺不对费城黑穆斯林使用暴力,费城黑穆斯林,则不到黑手党地盘牟利和发展。

马尔科姆.艾克斯与耶利米.沙巴兹私交至深,马尔科姆.艾克斯在到纽约哈兰,出任第七号伊斯兰民族清真寺掌门人之前,一直住在耶利米.沙巴兹费城家里,长达一年。两人交情,于此可见。耶利米.沙巴兹是马尔科姆.艾克斯一手提拔起来的亲信干部,马尔科姆.艾克斯被驱逐后,为了个人利益,耶利米.沙巴兹立即主张,要彻底清算伊斯兰民族清真寺里面的马尔科姆.艾克斯残余势力,他不仅在口头上,公开支持伊利亚.穆罕默德处死马尔科姆.艾克斯,还是介入实际刺杀马尔科姆.艾克斯的幕后元凶之一。

1980年3月21日,吉洛.布鲁诺在南费城自己住家门口,被敌人用长枪击毙在车里,他的司机也被击成重伤,但此案与费城黑穆斯林无关,也与威利.布拉德利无关。后来的事实查明,是他最信赖的亲信安东尼奥.卡波尼格罗(Antonio Rocco Caponigro),为了地盘利益而下达的暗杀令。两个帮派立即展开互相暴力残杀的血拼,共死了二十余人。1980年4月18日,报复行动升级,六十八岁的安东尼奥.卡波尼格罗裸体死尸,被发现在纽约布朗克斯的一辆后车厢里。

在刺杀马尔科姆.艾克斯后,威利.布拉德利继续打家劫舍,无恶不作。1968年4月11日,新泽西州利文斯顿国家银行(National Bank of Livingston),被三名暴徒抢劫,得手一万两千五百元,其中一名劫匪使用的武器,是锯短猎枪,治安单位从录像中,觉得向马尔科姆.艾克斯开第一枪的锯短猎枪,是同一凶器。次年,威利.布拉德利与另一个劫匪詹姆斯.摩尔(James Moore),同时落网,被提起刑事公诉。使人无法解释的是,威利.布拉德利不与詹姆斯.摩尔同案被告,他单独聘请律师,另案抗辩,最后案件,居然静悄悄撤案了事,而詹姆斯.摩尔则被定罪入狱。

熟悉美国司法制度的学者推论:唯一能够得到如此等级待遇的,只有立过大功的线人,因而可以推理说,甚至于在刺杀马尔科姆.艾克斯之前,威利.布拉德利就是联邦调查局的线人。尤其是在刺杀马尔科姆.艾克斯后,威利.布拉德利不与其余四个刺客一齐撤退,而选择单独逃亡,动机可疑,更使人怀疑他的真实身份是什么。

1983年,威利.布拉德利被检控十二项包括抢劫、恐怖威胁、恶性袭击和拥有管制物质刑事重罪,他拒绝认罪,但法庭裁定其中七项指控罪名成立,锒铛入狱。但在他的名人妻子卡罗琳.凯利(Carolyn Kelly)斡旋下,所有罪名全被推翻。

更奇迹的是,在卡罗琳.凯利的策划下,威利.布拉德利飞快地漂白了自己,从名字进入打边鼓的运动员名人堂,到正面的科里.布克(Cory Booker)纽瓦克市长公职助选员,公然在大庭广众中露脸,俨然社会名流。

没有不透风的墙。漂白后的威利.布拉德利蜜月期一晃即过,代之而来的是画皮脱落后的狼狈不堪,2010年5月,美国画家兼网络作家理查德.普林斯(Richard Prince),在一篇调查威利.布拉德利文章中,引证作家阿卜杜勒.拉赫曼.穆罕默德(Abdur-Rahman Muhammad)的观点,直接指出威利.布拉德利,就是第一位朝着马尔科姆.艾克斯开出致命一枪的枪手。

专门研究伊斯兰民族清真寺的作家卡尔.伊万兹,评论威利.布拉德利说 :“他之侵夺马尔科姆.艾克斯的民权,和三K党侵略黑人的民权一模一样。威利.布拉德利用屠杀手段,来剥夺了马尔科姆.艾克斯的言论自由、宗教自由和集会自由。”

年青的马尔科姆.艾克斯,没有机会受到到现代文明的洗礼,甚至不知道什么是普世价值,完全没有民主法治政治体系概念,脑袋里只有空空洞洞的自由,有限的学识局限了他的政治视野,对于美国的宪政体制,更是一摸两眼黑,脑袋里根本没有民权的概念。他生长在一个生活动荡的、极度种族歧视环境里,他的四位叔叔全部被白人杀害,其中一位是被三K党私刑处死,他父亲又被三K党谋杀致死,家族的不幸,使他无法从种族仇恨里面拔出来。

适逢其会的机遇,加深马尔科姆.艾克斯种族仇恨的催化,伊斯兰民族清真寺是一个煽动和鼓吹种族仇恨的暴力组织,在伊斯兰民族清真寺的十二年间,在伊利亚.穆罕默德的洗脑毒化下,马尔科姆.艾克斯从事的,就是加深美国社会的种族矛盾,他不仅没有为非洲裔美国人,寻找出一条种族和谐的和平共处道路,相反地假借宗教的力量,把非洲裔美国人,推向了一条自我隔离的民族灾难死胡同。

人类的文明发展,已经证明种族隔离和种族歧视都是灾难,普世价值的社会,绝对不会与种族隔离和种族仇恨并存。现代文明国家,无不用法律形式,禁止种族隔离和种族歧视,就是最佳的现实写照。马尔科姆.艾克斯拥有舍我其谁的英雄气势个性,但是没有政治家的宏观理想和奋斗目标,一直到被刺身亡,他都不知道自己追求的是什么。因为政治正确的原因而刻意鼓吹种族仇恨,造就了马尔科姆.艾克斯看待种族问题的双重标准,公开鼓吹的是一种,个人生活的又是一种,使人觉得迷惘。

在马尔科姆.艾克斯参与口述的《马尔科姆.艾克斯自传》中说,他年青时的初恋情人,是一位叫做苏菲亚(Sophia)的白人女性,而且维持了相当长的时间,直到他入狱后才断绝往来。苏菲亚是一个假名,实际上她叫做碧翠丝.巴扎里安,又名贝亚(Bia)。

1992年,在荷里活著名黑人导演斯派克.李的《马尔科姆.艾克斯》电影里,就有苏菲亚的角色,由凯特.弗农(Kate Vernon)饰演,丹泽尔.华盛顿(Denzel Washington)饰演马尔科姆.艾克斯。

马尔科姆.艾克斯为了追求年轻的白人女性,特意学习舞蹈,自此热爱上舞蹈,也练就一身绝佳的舞艺。1941年,在波士顿的罗斯兰州立宴会厅(Roseland State Ballroom),遇到了棕眼红发的夜总会职业舞郎,兼专业探戈舞者碧翠丝,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几场探戈下来,立即打得火热,没有多久,就成为各有所取的所谓恋人。

碧翠丝于1922年9月16日,在马萨诸塞州米德尔塞克斯郡沃特敦(Watertown, Middlesex County)出生,比马尔科姆.艾克斯年长两岁四个月,于2012年6月18日,在加利福尼亚州里弗赛德郡里弗赛德(Riverside, Riverside County)谢世,享年八十九岁。

碧翠丝的母亲是艾丽丝.卡拉古利安(Alice Caragulian),父亲是莱昂.卡拉古利安(Leon Caragulian),哥哥是莱昂.卡拉古利安(Leon Caragulian),妹妹是乔伊斯.柏柏里安(Joyce Berberian)。碧翠丝逝世后的讣告说 :“两人年青时,都是专业探戈舞者,喜欢美国人传统的家庭、娱乐、烹饪和打桥牌。”

碧翠丝体态轻盈,娇小玲珑,二十五岁被判刑入狱时的记录显示,她只有一百零一磅,身高五尺五寸,这完全符合马尔科姆.艾克斯的审美标准—他并不喜欢肤色太黑,和高头大马的女性。

碧翠丝与马尔科姆.艾克斯所谓谈恋爱时,是有未婚夫的,他是美国陆军军人迈赫兰.巴扎里安(Mehran Martin Bazarian),碧翠丝在1957年结婚后随夫姓,是为碧翠丝.巴扎里安。育有独生女坎迪斯.费利兹(Candace Gail Feliz)。碧翠丝共有三个孙子史黛西.马丁内斯(Stacy Lee Martinez)、莱斯利.费利兹(Lesley Alison Feliz),和迈克尔.费利兹(Michael James Feliz),还有四个重孙子。

碧翠丝喜欢浓妆打扮和华丽的名贵衣服,有一次马尔科姆.艾克斯把碧翠丝带回家,他姐姐伊拉.柯林斯和她只谈了几句话,就无法忍受,立时将满脸邪气一身妖气的碧翠丝,驱赶出家门,勒令她永远不要再来。

碧翠丝与马尔科姆.艾克斯两人并不相爱,甚至藐视对方,彼此只是互相利用。生理性欲特别旺盛的碧翠丝,是一位沉溺和迷恋黑人性能力的特殊爱好者,马尔科姆.艾克斯则认为有白人女朋友,是他的魅力、地位和优越感的象征。马尔科姆.艾克斯亦迷恋碧翠丝,为他带来另一类的肉体享受,两人各取所需要,互相利用。

布鲁斯.佩里博士在《一个改变美国黑人的人的平生》第二章“犯罪区域(Crimeward)第十一节的“白种女人(White Woman)”中,引述碧翠丝的口头语说 :“如果没有与黑鬼上过床,就永远不会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性爱享受。”,而马尔科姆.艾克斯自己与碧翠丝的关系定位,也在“为付款而付款”,正好可以佐证了碧翠丝与马尔科姆.艾克斯的真实关系。

碧翠丝带着喜欢冒险和游荡的妹妹乔伊斯.柏柏里安,与马尔科姆.艾克斯一齐酗酒,一齐吸毒,一齐入屋盗窃,一齐失手被捕,一齐被法庭裁决入狱。

为了有更多的时间在一齐享受人生,碧翠丝除了支付马尔科姆.艾克斯的衣服和生活开销外,还鼓励他辞去每周十八元工资的药房杂役工作,搬出他姐姐伊拉.柯林斯的家,到自己朋友家寄住。

伊拉.柯林斯为了使这个弟弟远离碧翠丝的性诱惑,特意为马尔科姆.艾克斯,在纽黑文铁路局(New Haven Railroad),安排了一份第四助理厨师的工作,马尔科姆.艾克斯喜欢旅游,于是高高兴兴的上班去了,当然也暂时离开了碧翠丝。开始工作后,马尔科姆.艾克斯才发现自己被忽悠了,所谓的第四助理厨师,实际上就是处理垃圾的洗碗工。

1957年年初,碧翠丝在没有任何的通知下,突然与自己的前舞伴迈赫兰.巴扎里安结婚,马尔科姆.艾克斯并没有伤感,碧翠丝也没有难过,因为两人,谁也没有在意那一张结婚证书,何况迈赫兰.巴扎里安是现役军人,大部分的时间,都随着军队调动出差。迈赫兰.巴扎里安不在家的时候,依然故我,马尔科姆.艾克斯就是碧翠丝的生活和性爱伴侣。迈赫兰.巴扎里安在家时,马尔科姆.艾克斯也没有闲着,他用着碧翠丝提供的金钱和物质,到处约会别的白人女性。

马尔科姆.艾克斯不歧视黑人,但是喜欢肤色比较浅淡的黑人女性,当然,他是以白人女性为优先选择的对象。这段时间,马尔科姆.艾克斯的白人女性朋友,就有格洛丽亚.理查森(Gloria Richardson)、贝蒂.肯尼迪(Betty Kennedy)和莉莲.格文(Lilian Girven)等。

马尔科姆.艾克斯的性格是复杂的。他主要的工作,就是吃喝玩乐,虽然穿着华丽的衣服,蹬着闪亮的皮鞋,但口袋里却是空空如也,“我有请你喝一杯的荣幸吗?”这是马尔科姆.艾克斯开始吊膀子的第一步,问题是他口袋里仅有的几块钱,没有经济能力使他走出第二步,这是一个老是困扰他的难题。

在没有钞票的前提下,祭出用耍大牌的招数技巧,来勾引白人妇女,成了马尔科姆.艾克斯的拿手好戏。马尔科姆.艾克斯是无法演出独角戏的,于是他老是配合着唱红黑脸的难兄难弟马尔科姆.贾维斯(Malcolm Javis),就必须不经意地将马尔科姆.艾克斯,打扮成一位成功的大款,最少也要是某大公司的副总裁,“你不是明天要到圣路易去开董事会议吗?”马尔科姆.艾克斯会提高嗓门,接着话题吹嘘说 :“不,我明天先要到洛杉矶,开另一场更重要的会议,后天再去圣路易。”这些技巧很灵,加上他潇洒的外表,一个个的年青白人女性,意乱情迷,温顺地倒在他怀里。  

马尔科姆.艾克斯在肤色上不排斥白人女性,在性别上也不拒绝男性。碧翠丝出钱,安排了马尔科姆.艾克斯住在一间分租的小房间里,但是他却每天晚上,却跑到琼斯小姐(Miss Jones)的房间过夜。这原本不是问题,问题是所谓的琼斯小姐并不是女性,是原名叫威利.麦克(Willie Mac)的男性,一名有异装癖(transvesite)爱好的男性,打扮成女性后,要求大家称呼他为小姐。

浪漫的生活是需要金钱来实现的,而金钱正是马尔科姆.艾克斯最缺少的东西。为了金钱,他可以六亲不认,他曾寄住在自己亲姑姑莎拉.李图尔(Sarah Little)的公寓里,另一位亲姑姑格蕾丝.李图尔(Grace Little),也住在楼下。有一天,马尔科姆.艾克斯的毒瘾发作,需要买毒品,但是没有分文,于是溜到楼下姑姑家,偷走了她唯一的一件皮大衣,典当了五块钱,临时解决了毒瘾问题,但也在家里引发一场极深的同胞矛盾。

为了解决这个棘手的经济问题,马尔科姆.艾克斯开始安排收费的同性恋派对,但是来钱太缓慢了,贩卖毒品和假酒,不仅风险太大,也需要本钱,而马尔科姆.艾克斯,并没有本钱,即使交易成功,也是来钱不容易。远水救不了近火,于是想到了一种比较弄钱快的门路:公开抢劫和入室盗窃,终于失手,锒铛入狱。

在多次入室盗窃中,由于经验丰富,往往轻易得手。但有一次出事了,倒不是被警察逮住,而是时运不佳,被盗者是一位著名的女摔跤手。马尔科姆.艾克斯刚从她手袋里摸出了现金,就被她发现了!女摔跤手命令他滚出大门之前,必须把钱交还出来,他惊吓得拔腿就跑,但还未搞清楚是这么回事,就被凌空摔出去老远,狼狈落地时摔断了小腿,马尔科姆.艾克斯忍住撕心般的痛楚,连滚带爬的逃了出来,狼狈不堪的保命去了。

布鲁斯.佩里博士在《一个改变美国黑人的人的平生》中,总结马尔科姆.艾克斯入狱前这段荒唐岁月说 :“他对女性的逃离,很大程度上,是他过去对女性暴政的结果,因为当时盛行对同性恋者的敌视态度,他对自己生物指定角色的反抗,可能是在自尊方面,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

布鲁斯.佩里毕业于哈佛大学,宾夕法尼亚州大学政治系博士,任教于德克萨斯州大学和宾夕法尼亚州大学。治学严谨和资料详细的《一个改变美国黑人的人的平生》出版后,好评如潮,他采访过的受访者名单,就长达九页纸。此书对人物个性和背景的描写,细节入微,是一部难得的精彩好书。

比如布鲁斯.佩里在书中指出,马尔科姆.艾克斯的同父异母姐姐伊拉.柯林斯,实际上是一位偷窃惯犯,有着二十余次因盗窃、纵火、恶意伤人而被拘捕的刑事记录,她每次差遣马尔科姆.艾克斯出去买东西,但不给他钱,那就是直接鼓励他去偷。

伊拉.柯林斯的弟弟,马尔科姆.艾克斯的同父异母哥哥艾尔.小李图尔,也有多次盗窃的犯罪记录,或许是遗传,伊拉.柯林斯的母亲,杂货店生意经营的不错,但也有多次盗窃的犯罪记录。

马尔科姆.艾克斯为了讨好碧翠丝,刻意与自己另一位黑人女朋友劳拉(Laura)断绝关系。劳拉受了失恋刺激,开始自暴自弃,逐渐染上了吸毒和酗酒,最后沦落为站在街头卖淫的妓女,待在监狱的时间,开始多于住在自己家里的光阴。二十年后,每次提起从学生到吸毒到妓女到进监狱如回家的劳拉,马尔科姆.艾克斯都耿耿于怀,黯然伤感,摇头长叹。

马尔科姆.艾克斯有着大男子个性,从来不向黑人女朋友要钱,但对于白人女朋友的钱,却是来者不拒,甚至主动索求,他的理由是白人女孩子没有钱时,会向她老爸要,所以花白人的钱,是没有关系的,不花白不花。

马尔科姆.艾克斯有不少白人女朋友,而且他对这些白人女朋友,从来不客气,脾气一来,就大耳光子招待。这些细节,在美国著名黑人作家莱斯.佩恩和塔玛拉.佩恩合著的《死者复活—马尔科姆.艾克斯的平生》中,有着精彩而详细的描写。

莱斯.佩恩是纽约哥伦比亚大学新闻系教授,毕业自康涅狄格大学(University of Connecticut)英语系,是他家族中第一位取得大学毕业文凭者,任纽约长岛六度荣获普利策奖的《新闻日报(Newsday)》总主编兼专栏作家,全国黑人记者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Black Journalists)创办人,1974年荣获普利策奖,2021年,因《死者复活—马尔科姆.艾克斯的平生》巨著面世,第二度荣获普利策新闻奖,与美国全国非小说著作奖。

莱斯.佩恩于1941年7月2日,在阿拉巴马州塔斯卡卢萨(Tuscaloosa)出生。1969年被《新闻日报》聘请为调查记者,1973年发表三十三篇《海洛因踪迹(The Heroin Trail) 调查报告,揭穿土耳其毒贩,如何从种植到如何使用法国连线(French Connection)式手段,偷运毒品到纽约街头的流水作业,获得1974年普利策社会服务奖。

德高望重的莱斯.佩恩,是美国新闻记者的典范,他的报道,从美国报业大王威廉.赫斯特(William Randolph Hearst)孙女,帕特里夏.赫斯特(Patricia Campbell Hearst)的所谓绑架案,到南非的索韦托起义(Soweto uprising),再到美国共生解放军联合军(United Federated Forces of the Symbionese Liberation Army)等,莱斯.佩恩都为后世留下详细的文字记录。他领导的新闻小组,几乎把美国所有的新闻奖全领完了。

为了撰写《死者复活—马尔科姆.艾克斯的平生》,莱斯.佩恩花了二十八年的时间,来搜集有关马尔科姆.艾克斯的资料,所有马尔科姆.艾克斯的家人、同学、朋友、敌人、前女朋友、坐牢时的狱友、联邦调查局的卧底、伊斯兰民族清真寺的信徒和领导、纽约市的老警察、联邦调查局和纽约市警局公开的档案,都是他采访和研究的对象。遗憾的是,资料搜齐了,还来不及出版,莱斯.佩恩竟然于2018年3月19日不幸谢世,享年七十六岁。

塔玛拉.佩恩是莱斯.佩恩的女儿,一直长期担任着,主要的搜集和整理马尔科姆.艾克斯资料工作,她决定完成这部巨著。诺贝尔委员会在决定授予《死者复活—马尔科姆.艾克斯的平生》奖时,附加评语说 :“根据对数十位采访者的记录,一本对民权活动家马尔科姆.艾克斯,强大而充满了启发性的著作,洞察了他的个性、信仰和改变他的力量。”

《死者复活—马尔科姆.艾克斯的平生》在第十章“伊斯兰民族清真寺的诞生(Birth of the Nation of Islam)”中,由伊斯兰民族清真寺的前身,摩尔斯科学神庙的蒂莫西.德鲁装神弄鬼自封先知,到马库斯.贾维的全球黑人进步协会和非洲社区联盟,到华来士.法德将伊斯兰安拉神庙,改名换姓为伊斯兰民族清真寺,彻底揭发这些自封先知,和真主化身宗教小丑们的庐山真面目,资料详细,分析到位,使读者叹为观止。

由于莱斯.佩恩深厚的学术根基和扎实研究成果,使《死者复活—马尔科姆.艾克斯的平生》,在市面上六十余本研究马尔科姆.艾克斯的专著中,显得出类拔萃,其可信度的论断,无与伦比,此书得到诺贝尔奖,实至名归。何况一家新闻报社,可以有着六次荣获普利策奖荣誉,放眼天下,仅此一家。                           

马尔科姆.艾克斯的母亲路易丝.兰登,是一位黑白混血儿,她有百分之五十的白人血统,她从未见过自己的父亲,并为自己与他的血缘关系感到羞愧。马尔科姆.艾克斯本人,也开始怨恨遗传给他带来了浅色皮肤和红发,“我学会了憎恨我体内的每一滴白人强奸犯的血”。

马尔科姆.艾克斯仇恨白人,不相信白人,更不相信白人会帮助黑人争取民权,实际上这是一种极端的偏见。马尔科姆.艾克斯一直想与马丁.路德.金争夺民权运动的主导权,但是他的暴力主张和仇视白人的偏激行为,注定了他永远无法被主流社会认同,马尔科姆.艾克斯的思想档次,距离金博士的《我有一个梦》理想,最少有着五十年的差距。

马尔科姆.艾克斯坚定地拒绝非暴力公民抗命论运动,认为不会有任何的效果,也坚定地认为美国白人,只会屈服于拳头的威力,而不是人性的升华,他到处宣扬的一个概念说,美国白人之介入民权运动,就是狐狸修鸡窝,不按好心眼,目的就是要催眠和麻痹黑人的觉悟速度。

马尔科姆.艾克斯从麦加朝圣归来后的恍然觉悟,自我否定,自我修正,谴责仇恨,宣扬慈爱,虽然难得,但充其量只是有着马丁.路德.金博士二十岁时的水平。

马尔科姆.艾克斯从内心深处,就藐视马丁.路德.金的战略,他公开抨击和嘲笑金博士说 :“马丁.路德.金就是汤姆大叔(Uncle Tom)!”在美国文化中,汤姆大叔是有特定意义的。源自1852年哈丽特.斯托(Harriet Beecher Stowe)的小说《汤姆大叔的小屋(Uncle Tom’s Cabin)》。

在这部人文主义的虚捏故事里,描写一个不抵抗,并献出生命来保护其他逃跑奴隶的黑人,主角居然莫名其妙的对奴隶主异常友善,完全违反人性常理,但被广传为忠顺奴隶的代名词,对黑人来说,是一句近乎羞辱性的贬义词。

马尔科姆.艾克斯继续讽刺马丁.路德.金说 :“所谓的非暴力公民抗命论运动,其主要的诉求就是在为美国白人辩护,同时也在提升美国黑人的地位,美国黑人的地位是提升了。如果谴责美国白人介入黑人的民权运动是件勾当的话,那么,马丁.路德.金就放弃斗争了。马丁.路德.金布道的不是真爱,他布道的是去真爱美国白人。这种民权道路,就是将被麻痹的美国黑人,塞到贫民窟里,去过享乐主义的日子。”(待续)

 

高胜寒:作者是美国华裔,成功的美国企业家,其业余爱好写作。

【作者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