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4 7 月, 2024 1:45 下午

本月退党人数: 5
总计退党人数: 5
资料照:中国著名人权律师余文生和妻子许艳 (照片来自维权网)

北京人权律师余文生和妻子许艳因涉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等罪名被羁押超过一年。据了解,两人的案件已完成补充侦查,即将移送法院审查起诉。由于有迹象显示,许艳曾遭受不人道对待,加上她曾经绝食,目前健康状况备受关注。数十个非政府组织发表声明,呼吁中国当局无条件释放两人。

今年1月,律师余文生和妻子许艳从北京跨省转到江苏苏州市羁押后,两人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及“寻衅滋事”案被检察院发回警方重新侦查。

一名基于安全考量要求匿名的法律界人士对美国之音透露,案子即将完成补充侦查,预料即将移送法院审查起诉。法律界人士又说,余文生案属于政治案,代理该案的数名律师承受着很大压力。

法律界人士说:“检察院阶段会有两次退回。补充侦查明天(4月30日)最后一天。它们(检察机关)要送到法院,因为审查起诉阶段完了。理论上它们认为证据够了,要送到法院去审判了。这起案件现在在国内属于一等一敏感,不利于律师办案,现在的问题是该说的不能说。”

许艳抗议权利被剥夺一度绝食

去年4月,余文生夫妇应邀前往欧盟驻中国办事处,途中遭公安拦截、传唤,随后被以涉嫌“寻衅滋事”遭刑事拘留,其后两人被加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据接受采访的法律界人士了解,余文生在接受调查期间一直拒绝接受笔录。虽然被关押已超过一年,但他的健康状况大致正常。

法律界人士说:“客观的说,到目前为止,特别是到了苏州这一块(余文生被移送到苏州后),监管措施还是有一点所谓人性化的表现。余律的身体和精神状况倒没什么。”

与余文生比较,许艳的状况更让外界忧虑。目前身在美国的人权律师玉品健接受美国之音专访。他引述知情人士的话说,许艳身体出现毛病,却疑似遭延误治疗。

玉品健说:“她(许艳)在石景山看守所关押期间被强制劳动,刷了几个月的厕所。在提审期间,她向警察说,自己的左小腿疼痛,左腿和左手发麻。警察有病不给治。经过病痛煎熬、强迫劳动。她瘦了十几斤,这是有可能的。转到苏州看守所之后,她病情还要加重,最后路都走不了,最后警察发现她腰椎突出,压迫神经。她错过了保守治疗的最佳时机,只能做手术。”

去年12月,国际特赦组织表示获悉许艳在北京的拘留条件可能构成酷刑和其他虐待。譬如她的被子比其他在押人员少,身体很冷,被强迫长时间坐着,导致双腿浮肿、腰痛,还受到其他在押人员的欺凌、殴打,体重下降了14公斤。拘留所的食物品质很差。律师玉品健则引述消息人士的话说,为了抗议合法权利被剥夺,许艳曾一度绝食。

余文生儿子因父母被扣押忧郁症恶化

玉品健说:“当时是2023年10月19号。(当局)审查起诉后不让律师会见。许艳觉得不让律师会见严重侵犯了她的诉讼权利,以绝食来抗争,有一周多的时间。”

自从余文生夫妇被扣押调查,两人的儿子余镇洋大部分时间独自生活。去年年底,余镇洋曾因服药过量送院抢救,引起众说纷纭。玉品健披露,其后余镇洋曾多次因类似原因而入院,目前仍在北京接受治疗。

玉品健说:“吞药或者采取其他方式自杀。他(余镇洋)会在跟他一起生活的人面前假装自己很镇定,状态良好,然后等其他人懈怠下来之后,转身就选择自杀。根据我的了解,从去年10月份实施第一次自杀以来,目前至少已发生了9次。”

综合各方消息,余文生和许艳的遭遇对余镇洋的心理健康造成影响。自从两人被转移到苏州,余镇洋的处境日益恶化。

玉品健说:“他的抑郁症跟他亲眼目睹余文生律师和许艳长期跟官方、警察抗争有关。2018年,当局第一次抓余文生的时候,他亲眼目睹警方把余文生按倒在地抓走。这对一个小孩来讲打击是很大的。北京公安在抓余文生的时候,完全没有考虑到小孩。其后余文生被判刑、坐牢,他都不愿意去上学,导致他心理受到了严重创伤,自杀的倾向也是很严重。”

在余文生夫妇失去自由一周年之际,玉品健发表文章,提到自己早在10年前已知道有余文生这样一位律师。当时余文生给他的印象是“铁骨铮铮、不向权贵低头、宁折不弯的一个硬汉”。

勇于批评时政因言获罪

文章提到,余文生和中国大多数人权律师一样,在刚开始做律师的时候,也曾想老老实实依法办案,以便改善生活、实现财务自由,有余力的时候也顺便推动一下中国法治。

2014年,一名大陆人士因支持香港雨伞运动被当局判刑。余文生希望为他提供法律服务,当局却拒绝安排会见。余文生公开抗议,并接受媒体采访。其后余文生被当局抓捕、羁押。期间据说曾遭受酷刑、疲劳审讯。余文生也因此蜕变成为人权律师。

“709大抓捕”期间,余文生律师加入“709事件律师团”,为被捕的律师王全璋提供辩护。同时还代理了多起法轮功学员案件,并提供无罪辩护。

2018年,余文生因倡议修宪被捕,其后被裁定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成,判刑4年,2022年刑满出狱。玉品健在文章表示,中共当局再度拘捕余文生,起因仅是因为他计划与欧盟中国代表团会面,说明中共当局在打击国内异议人士方面已到了不再顾及国际形象和颜面的程度。

包括国际特赦组织和独立中文笔会在内的接近30个非政府组织本月中旬发表联合声明,呼吁中国政府履行其国际人权义务,立即无条件释放余文生及许艳,并确保他们在拘留期间不遭受酷刑和其他虐待;确保其儿子享有的健康权得到充分保护。

日本东京大学访问研究员潘嘉伟对美国之音表示,为了确保中国民众能行驶言论自由权利,能就人权对外发表意见,国际社会应加紧向中国当局施压。

潘嘉伟说:“像王宇等维权律师,过去尝试和外交官员见面,也曾经被警告过,但是像余文生、许艳被拘留了超过一年时间是比较少见的。这对他们一家来说绝对是非常大的打压。我们要求中国政府马上释放他们。它们(中国当局)此举从任何角度看都违反了国际标准。国际社会应更进一步给中国政府压力,不然变成案例后,会有更多人没法继续向外国政府、官员表达对人权的意见。”

 

作者:高锋

来源:VOA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