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为何“政变”阴云总是伴着习近平?

0
8
8d745b30 a59d 4f3c 836e 7c16025667b5
8d745b30 a59d 4f3c 836e 7c16025667b5

9月27日 习近平公开现身,率六名中共政治局常委前往北京展览馆,参观“奋进新时代”主题成就展。近期关于习遭遇政变的各种传言,被证实是谣言。

9月16日午夜,习在中亚出席上合组织峰会回国后,隐身10天。期间,关于习遭遇政变的消息,在国内外传得沸沸扬扬。

9月22日,有人在推特上发消息:14日习出访中亚,当天下午胡(锦涛)温(家宝)成功说服前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宋平,并在当天晚上控制了中央警卫局。单线通知了江(泽民)曾(庆红)和在京中央委员,原来的常委们,以举手表决行式,罢黜了他的军权,当他知道后,16日晚返京,在机场被控制,现软禁在中南海家中。

9月24日,微信公众号 @大记者有话说发表《老同志是党得中流砥柱、定海神针》。文章作者据称是前新华社广东分社社长顾万明。文章形容一些中共老领导在关键历史时刻挺身而出,拔乱反正,“挽救了党、国家、人民”。其中提到江泽民等。有人据此推断,党内政治老人站出来,像当年抓“四人帮”一样,主导了软禁习的“政变”。

其实,关于习面临政变威胁的话题,早在2012年习在中共十八大上成为中共党魁之前就有了。

当年最轰动的“薄周政变”,是2012年2月6日原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叛逃至美国驻成都领事馆之后,透露给美方的:

时任中共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与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密谋:在中共十八大上,由薄熙来接替周永康,然后,在适当时机,通过“政变”,把习近平赶下台,由薄熙来担任中共党政军最高领导人。

从2012年至2022年,长达十年,“政变”阴云一直伴随着习。

比如,2015年3月4日深夜,新疆无界新闻网发表一封匿名的要求习辞职的公开信。

信中三次威胁习一家老小的性命安全。第一段提到,要求习辞职,是“出于你和你家人自身安全的考虑”。倒数第二段写道:“我们担心,(反腐)这种加剧党内权力斗争的做法,也可能给你和你的家人带来人身安全上的隐患。”最后一段提到,“为了你和你家人的安全”,请你“辞去所有的党和国家的职务”。

2015年3月29日,美国明镜博客发表一封匿名的呼吁罢免习党内外一切职务的“告全党、全军、全国人民书”。

2020年3月21日,香港阳光卫视董事长陈平在微信中转发一封公开信,要求紧急召开中共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习的去留问题。公开信最后表示:“对习近平执政以来工作的评价,其重要性不亚于打倒四人帮。”

2022年下半年将召开中共二十大,海内外反习舆论战出现一个新高潮。其起点是1月19日加拿大“留园网”发表长达四万字的反习文。之后,反习谣言层出不穷,包括:前中共总理朱镕基反对习“三连任”,“习(近平)下李(克强)上”,习患了“脑动脉瘤”“胰腺癌第三期”“已卧床不起一周”,习最重要的亲信之一、中央军委主席办公室主任钟绍军被抓等。

5月初,海外自媒体接连爆料称,习已遭遇政变,被迫“禅让”权位给李克强,习要到二十大再公开退位和宣布交班。

华尔街金融巨头索罗斯,也加入炮轰习的行列。继去年8月13日、30日,9月8日、今年1月31日四次炮轰习之后,5月24日,索罗斯第五次炮轰习,称习的错误可能导致他无法“三连任”。

为什么政变阴云伴随习十年而不散?笔者认为,主要原因有四:

第一,习反腐打虎得罪了很多位高权重的人。

“薄周政变”图谋对习的刺激非常大。这是习上台后发动声势浩大的反腐打虎运动的重要动力。

2013年1月,习在中纪委二次全会上发起反腐打虎运动。至2022年的今天,习共查办572名副省部级以上高官,及其他中管干部。其中,大多数是江泽民、曾庆红提拔重用的。江、曾是中共党政军最高层最严重腐败分子的总后台。

习查办572名高官,首先,得罪了这572名高官;其次,得罪了572名高官的家属、子女、亲友;再次,得罪了572高官层层层层的关系网;最后,得罪了他们的总后台江泽民、曾庆红。

所有这些人,没有一个不恨习的,没有一个不希望立即把习赶下台的,甚至有的可能要置习一家老小于死地。

第二,有人欠下血债担心被清算而想把习换掉。

1999年7月20日,当时的中共独裁者江泽民,动用全部国家机器,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

这是当今世界上持续时间最长(23年)、波及范围最广(全球)、涉及人数最多(数以亿计)、使用手段最邪(活摘器官)、在国内外影响最坏的人权迫害。

其中最邪恶的是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长期对此问题做独立调查的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和加拿大外交部亚太司前司长大卫∙乔高,称之为“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

这是江泽民亲自决策,由中共政法委、610办公室、公安、法院、监狱、医院、武警、军队等共同参与的大屠杀。

以江泽民、曾庆红为首的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血债帮”,在这场大屠杀中,犯下了超越人类道德和法律底线的大罪、重罪、死罪。

习不是迫害法轮功的决策者,不是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决策者,也不是像周永康、薄熙来那样靠积极追随江、曾迫害法轮功升官的“血债帮”要员。尽管习上台以来,一直在保党,但是,江、曾对习仍不放心,总想换一个紧跟他们做恶的“血债帮”要员,以确保他们的滔天大罪不被清算。

第三,中共斗争哲学和内斗历史注定。

斗争哲学是中共老祖宗马克思传下来的。其典型特征是:有敌人,要斗;没有敌人,要制造敌人,与之斗;而且要“残酷斗争,无情打击”。中共从成立之日起,一百多年来,一直内斗不止。

1956年,苏共二十大上,苏共中央第一书记赫鲁晓夫做秘密报告,批判前苏共独裁者斯大林。这是国际共运内斗史上的一件大事。这个事件对中共的影响非常大。从那时起,中共领导人毛泽东就一直担心中共内部也出一个赫鲁晓夫似的人物。

从此,防政变,在中共党内“制造敌人”,不停地与之斗争到底,成为伴随毛直至死的头等大事。

为此,毛整死了他指定的第一个接班人刘少奇;逼死了他指定的第二个接班人林彪;从中央到地方,打倒了一大批所谓“反党集团”成员。

毛生前指定的最后一个接班人是华国锋。1976年9月9日,毛去世。10月6日,毛去世不到一个月,华国锋与中共元帅叶剑英等联手,抓捕了毛的妻子江青等“四人帮”。这是“政变”。

文革结束、邓小平复出工作后,邓接连废掉三个中共党魁——中共中央主席华国锋,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这也是“政变”。

2002年中共十六大时,中共党魁江泽民已到退休年龄,该退休了。但是,江暗中找一帮老军头在十六届一中全会上向胡锦涛发难,坚持要求江留任中央军委主席,逼迫新任中共党魁胡锦涛表态同意。这也是“政变”。

2004年江泽民辞任中央军委主席后,提拔重用他的亲信郭伯雄、徐才厚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并由郭、徐架空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实际将军权掌控在江泽民手上。这是另类“政变”。

等到2012年习成为中共党魁时,从中央到地方,遍布江泽民、曾庆红提拔重用的严重腐败分子。

习不想像胡锦涛那样当傀儡,不得不以“反腐打虎”搞清洗。于是,一场持续十年的清洗与反清洗大戏上演,直至今日,没完没了。

所谓“反清洗”,就包括骂习、反习、倒习、政变等各种传言。

第四,习当局全面左转引发不满。

习上台之后,毛泽东时代、邓小平时代、江泽民时代积累起来的各种深层次矛盾集中爆发,政治体制改革的路早就被邓小平的“六四”屠杀堵死,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经济体制改革根本改不动,充满生机与活力的新思维、新思路、新战略、新策略被窒息。

中共十九大后,习当局全面左转,向文革回归,政治上、经济上、意识形态上的高压与管控越来越严厉。特别是2020年大瘟疫爆发后极端的“清零政策”“战狼外交”、耗费巨大的频繁军演、对香港的全面管制、对台湾的极限施压、以及不断升级的虚假的歌功颂德与个人崇拜等,使得曾经对习寄予希望的开明派官员、公共知识分子、海内外有识之士,甚至不少普通中国民众,对现状不满。这些人严格地说不一定可以称为反习派,但很容易被反习派利用来搞政变。

 结语

上述四大原因中涉及许许多多的人。但就中共最高层最顶尖而言,实际上是两大派在恶斗:一个是以习近平为首的一派;一个是以江泽民、曾庆红为首的一派。

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大前,习反腐打虎已经接近“虎王”江泽民、曾庆红了。但是,习为了保党,在最后关头,与江、曾妥协。

妥协的结果是:从2017年10月起,在江、曾及其徒子徒孙“高级黑”“低级红”“挖坑”“使坏”“作梗”下,短短五年,习将一手好牌打成烂牌。

2022年10月中共二十大前,习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反腐打虎打到了“孙力军政治团伙”。“孙力军政治团伙”的总后台,就是江泽民、曾庆红。

如果习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江、曾的问题,不能认清中共花了100时间竟然没有能力建立起一套合理合法的最高权力转移机制的根本原因,政变的阴云将一直与习相伴。

来源: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