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13 7 月, 2024 10:39 上午

本月退党人数: 2
总计退党人数: 2
在对待达赖喇嘛「舌头门」的问题上,你是什么人,你就看到什么。 (作者提供)

茉莉 2023年04月16日 上报
这是一场令人骇然的媒体闪电战。突然之间,两个月前公开集会的一个影片,被人断章取义地截取其中数秒作技术放大,再推出时导致影片疯传,舆论哗然。

原本被禁的敏感词「达赖喇嘛」,突然在中国高墙内的微博、微信、抖音等媒体铺天盖地。原本被封的《纽约时报中文网》,其记者的一篇违背新闻原则的偏颇报导,居然也可被墙内中国人广泛阅读津津乐道了。达赖喇嘛出自爱、慈悲和传统的一个幽默表达,此刻被网路曲解、攻击施暴,渲染成肮脏的涉及恋童的「舌头门」事件。

那么,这个事件的真相是什么?这一场世界性的巨大文化误解、别有用心的歪曲攻讦说明了什么?一个有着博大精深文化的弱小民族,在被大汉族强权欺凌的同时,是否也被反传统的西方进步主义者所误解和歧视?人们是否知道,在马克思唯物主义和佛洛德的病态泛性论之外,这个世界还有一种超越肉欲和物欲的、清明澄澈的精神境界?

一,中共操弄影片,借机妖魔化达赖喇嘛

这本来是一个充满欢笑与感恩的温馨画面:印度m3m基金会组织了一次聚会,让备受种姓制度之苦的印度女性与孩童晋见达赖喇嘛。一位印度男孩要求拥抱达赖喇嘛,达赖喇嘛让男孩吻了他的脸颊,并碰了一下孩子的嘴唇。后来,达赖喇嘛按照西藏问候礼节伸出舌头,还开玩笑说:「吸我的舌头。」他调皮地地把舌头伸到男童嘴前,然后迅速收回了舌头。事后,男孩和父母都说这一切非常美好,认为得到达赖喇嘛加持是一种恩泽。

然而,在一种文化习俗里被认为正常的事情,在另一种文化里有可能被认为不正常。藏文化和汉文化乃至西方文化都有很大差异,本可以通过沟通交流来增加理解。但是,自五十年代中共以「解放」之名占领西藏,就对西藏文化采取毁灭性打击的政策。因为西藏传统宗教文化与共产党无神论文化有抵触,所以中共著力于抹黑西藏宗教领袖。尽管中共一直在妖魔化达赖喇嘛,但这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一直受到世界的尊敬。

这一次,达赖喇嘛的这个关于舌头的玩笑,似乎给了中共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他们利用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利用西方人视舌头为性感的观念,利用人们对恋童虐童现象的恐惧与不安,掀起了一股谴责达赖喇嘛的惊涛骇浪。

于是我们看到,中共喉舌胡锡进一连三天在个人英文推特指责达赖喇嘛有「恋童癖」。一些中国驻外使馆都大肆散播这种被扭曲的资讯,并指早已退休的达赖喇嘛是西藏政教合一领袖。一些被党国鼓动的线民用最龌龊肮脏的语言攻击达赖喇嘛。

唯色等一些藏族和汉族作家认为:此番网路霸凌的目的之一,是煽动被洗脑的汉人,从抨击宗教到诋毁整个西藏民族。 「某人一声令下,全都跑出笼开始咬了。」

但凡懂一点西藏文化,并有点正常思维能力的人都能认识到,对达赖喇嘛恋童的指责是不值一驳的。

第一,从逻辑上看,批评者所提及天主教牧师栾童案,无一不在隐蔽阴暗处,而达赖喇嘛的玩笑却在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说恋童完全不合逻辑。

第二,从文化上看。按西方文化习俗,伸出舌头的举动有性暗示。但在藏文化中,「吐舌礼」是微笑打招呼,表示给对方最高的敬意。藏传佛教八吉祥图用莲花代表舌头,伸出舌头就是伸出莲花。如果问人是否要吸舌头(suck tongue),这也意味着吸莲花,也是一种美好的祝福。

第三,从事实上看,达赖喇嘛只是逗乐地问一句,并未真的让男童吸舌头。而被煽动的线民不顾事实地想像虚构这个情节,并群起兴师问罪,非常可笑。

二,西方媒体失范,不顾文化背景断章取义

这次「舌头门」不单是中共方面借机恶意诋毁,一些西方媒体也因无能理解西藏文化,在这场抹黑达赖喇嘛的网路认知战中,违背新闻原则和规范,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他们的错误如下:

1,题目偏颇。最初一些西方媒体报导舌头门,几乎题目上都标有「道歉」二字。如华尔街日报中文的题目是《招致网路抨击后,达赖喇嘛就亲吻男孩一事道歉》

这就给读者一个错误印象,似乎达赖喇嘛真做错什么。其实,达赖喇嘛道歉并不是因自己有错,而是以谦卑之心顾及异族文化的感受。他的意思是:如果我不小心让你们感到不适,那么很抱歉。这一点却被急于抢新闻的西媒忽略。

2,断章取义。纽约时报驻印度记者SAMEER YASIR的报导《达赖喇嘛就亲吻男童事件道歉》,断章取义错误严重。他只报导达赖喇嘛说「吸我的舌头,并把舌头伸出来」,却不报导达赖喇嘛后来主动收回舌头。这种就助长了人们对达赖喇嘛的恶感。

3,缺乏新闻的背景介绍。不同的文化宗教背景,其行为言语所包含的含义差别很大。尤其涉及异域文化,记者有必要介绍其文化背景,有利于读者了解新闻发生的来龙去脉。这次,很多西媒因不问背景,犯下了这个丧失专业精神的错误。

上面提及的纽约时报记者SAMEER YASIR来自佛教发源地的印度,他也不在文中说明有关舌头的佛教文化背景。他似乎不知道,舌头在佛教中是以莲花象征的,伸出广长舌头是为了表达慈悲心。大乘佛教盛行有「自他交换法」,也叫代众生苦。修行者在禅修时,把自己所喜爱的以白光形式从心间发出,从自身右鼻孔出,从他人左鼻孔入,如此施舍给他人。这样看,即使吸舌头也是一种自他交换的仁慈。

那么,为什么西方媒体在达赖喇嘛舌头门中的表现如此失误?这可能与他们的西方中心意识有关。其进步主义讲科学反传统,他们的舌头观涉及性感,却不去理解一个东方高僧大德伸出舌头的慈悲之心。

三,给唯我独尊的强势文化一剂清醒药方

这次事件最令我难过的,不是中共方面的趁机诋毁,而是一些来自西方自由世界的人也拒绝理解,拒绝尊重藏文化的独特性质。他们以为其强势的西方文化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不承认多元文化和文化的相对性,把自己的舌头观强加在异族文化之上,造成对达赖喇嘛和藏民族的伤害。

这一类西方人是进步主义者、唯物主义者、佛洛德的信徒以及对藏传佛教有偏见敌意的人。他们不知道,性欲被佛教徒视为修行解脱的大敌,追求无欲是藏传佛教徒修行的功德,87岁的达赖喇嘛早已功德圆满。即使在西方,佛洛依德关于舌头有性冲动的泛性论,也早已遭到很多心理学家的否定。

对于咄咄逼人唯我独尊的强势文化,也许笛卡尔的哲学怀疑论是一剂清醒的药方。笛卡尔认为,人们可以对某些不确定的命题「悬置判断」。例如,当达赖喇嘛伸出舌头,你如不能确定他是否真出于佛性慈悲,就请搁置下来,然后探究思考,不必急急忙忙参与谴责大合唱。

幸好,一些知错就改的西方人开始反省了。一位元叫 Loymachedo 的网路大咖真诚地向达赖喇嘛和藏族佛教徒们致歉。他曾在看了断章取义的片段后出言不逊,现在为自己的鲁莽行为感到愧疚,并呼吁人们不要伤害温和善良、经历太多苦难的藏民族。

写到这里,我看到印度的流亡藏人在多地聚集,谴责印度媒体对尊者达赖喇嘛的不实报导,宣称「我们不会沉默,直至澄清事实」。影片上,藏族妇女的悲痛哭喊声令人心酸。而中国的许多藏人则高兴地表示,他们终于在没有恐惧的情况下,可以自由看到嘉瓦仁波切的影片了。这不禁令人在心酸中哑然失笑。

我们这些接触过西藏文化的海外华人,也不能在这个时候沉默。我很欣慰地看到,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在引导读者认识藏文化和藏传佛教,并研究某方面抹黑达赖喇嘛的洗脑操控手法。

夏明还回顾达赖喇嘛一生推动现代化的成就,如废除贵族制、发展流亡社区定居点、提升教育、扶持女权。还有达赖喇嘛推动的民主化改革,如政教分离、流亡议会、司政民选,让佛教从信仰扩展到伦理、哲学和科学。

藏传佛教的哲人说:月亮在天空敞开照耀,月影则反映在一百个水碗之中。在天神、世人和饿鬼看来,水碗分别呈现不同的观相:甘露、清水、脓血…。这都是由于各自业力的不同。

我突然开悟,在对待达赖喇嘛「舌头门」的问题上,你是什么人,你就看到什么。

※作者本名莫莉花,湖南邵阳人。毕业于北师大中文系教师进修班。原邵阳师专教师。 1989年因学生运动被判三年。出狱后流亡香港任编辑。现在瑞典教育机构任职,兼自由撰稿人。出版作品:《人权之旅》、《山麓那边是西藏》、《瑞典森林散步》。主编《达兰萨拉纪行》。有大量文章见于海外报刊。获纽约「万人杰文化新闻奖」,香港「人权新闻奖」。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