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慧燕:李怡间接改变我后半生

0
8
photo 2022 10 06 17 01 23
图片来自作者脸书

整理旧照片,又有意外收获。找到几张1989年5月在旧金山采访「五四运动七十周年纪念会」的照片,包括我当时专访中国知名剧作家吴祖光和电影导演吴天明的照片。

要知道,当年采访这「两吴」,阴差阳错间接改变了我后半生的命运。因奉巜七十年代》总编辑李怡之约,为该刊采访吴祖光和吴天明,当时他们除了本身的知名度,更以敢言见称。两篇专访先后在该刊发表,没想到成为我进入联合报系的敲门砖。

在这之前的1988年11月,台湾联合报系美加新闻中心在纽约成立,办公室设在纽约世界日报总社。当时美加新闻中心主任是张作锦(人称作老,一代名报人),副主任孟玄(知名政论家、曾任世报副总编辑)。

因作老订阅巜七十年代》,他看了我写「两吴」的专访,大加赞赏。便叫孟玄打听作者是谁?有意「网罗」加入美加新闻中心。

当时我在旧金山非常低调,改了英文名字,一头扎进语言学校攻读英文,在几乎已“隐姓埋名”的时候,受李怡之托,“重出江湖”采访五四研讨会。完稿后我再度“消失”在公众视野,“一心只读英语书,两耳不闻窗外事。”

孟玄也真有办法,辗转打听到我在旧金山的联络电话,游说我来纽约加入美加新闻中心。我当时一心想返香港工作,便谢绝了他的好意。

可是,命运弄人。 6月发生的事件,不但改变了许多中国学生学者的人生轨迹,也改变了我后半生的命运。 6月7日,孟玄再度来电话力邀加盟。我自认为可以从中发挥作用,一种强烈的使命感作祟,略为犹豫就答应了。
由此,我成为台湾联合报系首开先例聘请的第一位有中国大陆出生背景的香港记者。

一直到现在,许多世界日报的老同事,包括当年联合报的同事,仍然不知我是如何被作老“慧眼识燕”网罗加盟联合报的;有人甚至以为我和作老有什么裙带关系。殊不知作老完全是不拘一格选人才,提携我入联合报,最初我什至想当然,以为作老是由于了解我在香港的“威水史”才破格聘用我。

当年作老全凭两篇文章,并不知道我在香港“名噪一时”,就认定作者为可用之才,网罗我入联合报,真是闻所未闻。

我与作老素昧平生,也无任何背景关系,他却大胆聘用我,我庆幸自己没让他失望。

事隔多年,我与吴祖光的女婿、画家彭查理(其妻是花腔女高音歌唱家吴霜),去年(2019)5月在费城美国革命历史博物馆(美国独立战争博物馆)举行的「与大师同行—当代著名亚裔艺术家美国巡展」中相遇,他对我说:“我岳父曾经跟我们提到你,并非常赞赏,我和吴霜对他说,曾慧燕年纪很小就已经名噪香港了,但不知为什么她突然销声匿迹了。没想到原来你在这又出现了。”」

早年经商的彭查理告说,他后来弃商从画,成为甲骨文字画家,这次来费城,就是为了参加画展。 (写于2020年)

—作者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