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14 6 月, 2024 9:26 下午

资料照:中国维权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手举全家福照片和天津警方的逮捕通知书。(2018年12月17日)

资料照:中国维权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手举全家福照片和天津警方的逮捕通知书。(2018年12月17日)

“709律师大抓捕”中系狱的维权律师,包括王全璋和李和平等人,近日再传遭无端打压,有家归不得。对此,观察人士分析,欧洲领导人4月份陆续访华,给了中共修补中欧关系的机会,自然容不得住在北京的异议人士趁机告洋状。分析人士说,随着中国所面对的外交困境与内部社会、经济动荡加剧,境内维权人士的处境恐更加艰难。

断电断气迫迁 王全彰律师频遭骚扰

中国当局对维权律师和异议人士的打压再出新招,这次利用房东,让人有家归不得。

北京维权律师王全璋因“颠覆国家政权罪”服刑四年半,于2020年4月出狱至今,已于北京租屋居住届满三年,但中共对他的骚扰不曾间断,近日更透过房东施压。

中国人权律师王全璋回到北京家中与妻儿团圆。(2020年4月27日)
中国人权律师王全璋回到北京家中与妻儿团圆。(2020年4月27日)

王全璋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他的房东于4月26日突然找来供电局人员拔走电表,并随即切断燃气供应,让一家三口顿时陷入黑暗中,只能靠蜡烛照明,当晚他的妻子李文足将视频发上推特时,还感叹称:“很难想象这是身处在文明社会中的北京。”

他说,即便正常缴租,房东不仅拒收,还以欠租为理由,要他们马上搬家。迫于无奈,一家人只好暂时搬出住所,但一连多日,无论入住到哪,总是马上又接到驱离通知,甚至保全或公安在一路紧迫盯人时,还不忘放话,质问他们“为何不搬回山东(老家)?”

根据李文足4月29日的推特贴文称,跟监的十多人中有人“好言相劝称,你们这样死扛着干啥呢!?回山东多好!”她才明白,当局原来是要把他们一家人赶出北京。

王全璋说,之后的一星期,一家人辗转住过民宿、酒店,但还是不断遭到刁难或驱赶。李文足于5月2日晚甚至发布推特称,一家三口入住海友北京新国展酒店,“进入房间十分钟,酒店服务人员敲门要求我们马上离开,不能住了”。

王全璋直到5月3日自己才只身顺利回到自己位于北京顺义的家中,但他说,回到家后,眼前的“家”仍处于断电、又没有燃气可用的状态,不堪居住。因此,妻子、小孩都决定暂留外地,不急着搬回北京。

回顾此次的驱赶风波,王全璋说,他于2015年那场“709律师大抓捕”中入狱,但2020年4月获释后,一直租住在北京的这间公寓,三年来虽屡有相关单位施压房东,让他们搬家,但总能透过交涉缓颊过来,不过,这一回,王全璋坦言,自己“低估了他们(当局)的决心”。

欧政要访华敏感时间 异议人士迫离北京

针对这一连串威逼压迫,北京当局不曾提出合理的说法和原因,但王全璋猜测,应该跟多位欧洲政要于4月份陆续访华的敏感时机有关。同一时间,北京还接连发生维权人士许志永、律师丁家喜遭重判等一系列事件的最新展,北京当局向异议人士示威的意味浓厚,跟监维稳手段也同步升级。

王全璋说:“这一系列大的事件发生以后,在我们小区的跟踪人员就成倍增多,监控全部给堵死,24小时堵住你的门口,你要去哪必须坐他们的车。我分析,可能是增加他们的警力给他们带来了麻烦,所以他们这次利用这个时机,下定决心把我们赶走。”

尽管压力高涨,但王全璋说,考虑到自己的工作和小孩的稳定成长环境,他们一家人还是打算住在北京。

除了王全璋,同样于“709大抓捕”中遭囚禁3年的律师李和平夫妇也遭遇类似的命运。他们4月30号发布推特称,一家人搬进北京宋庄一处小院才11天,房东就带着几名彪形大汉登门,限期他们于两周内搬走。李和平于去年7月曾发布推特贴文称,他自2017年5月出狱以来已经被迫搬了7次家。

“709大抓捕”最早被锁定的律师王宇居住在自购的房产,但她4月30日发布推特贴文透露,她在小区楼下不过站了几分钟,楼上一盆脏水就泼到她身上,去找物业处理,物业竟不予理睬。小区内到处是监控摄像,但她要求物业拷贝视频竟遭拒,让她明显感到是要逼他们夫妻搬家。

“709维权律师大抓捕”始自2015年7月9日,中共当局指控维权律师勾结推手、网民炒作40余起敏感事件,并扰乱社会秩序,于是在全中国23个省约谈、逮捕、拘禁律师超过300人,其中包括“被消失”的律师及上访人士。

虽然国际社会要求中共释放政治犯的呼声不断,但中共党媒《环球时报》直至2021年中旬仍于报道中认定,这些维权律师是“在政治上昏了头,被西方洗脑而成了国家法律体制的破坏者。”

中国维权人士出狱却仍不自由

时事评论人士郭宝胜(美国之音国符拍摄)
时事评论人士郭宝胜(美国之音国符拍摄)

对于北京维权律师无端被骚扰的遭遇,位于美国维吉尼亚州的时事评论员郭宝胜颇有同感,因为他自己于90年代时,也曾因在中国参与工人维权,而被判颠覆国家罪入狱,出狱后,持续遭监控是家常便饭。

郭宝胜告诉美国之音:“ 我自己的经历也是这样,你坐牢的时候,那是小监狱。我们坐牢出来(后),觉得就可以获得自由了,这是个错误,你从一个小监狱挪到一个大监狱了,在社会上你受到的监督是更厉害,尤其在北京。”

他表示,中国亟欲透过4月份法国总统马克龙与欧盟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连袂访华的时机来修补中欧关系,自然容不得任何人权问题横生枝节,当局可能忌惮维权律师趁势对国际发声,余文生就是一例。
根据欧盟驻中国代表团的推特发文,维权律师余文生夫妇4月13日获邀前往会晤欧盟代表团,但却在途中遭到拘捕。对此,欧盟表达“深切关注”,并要求中国无条件释放两人,但至今没有下文。

对第一线负责监控的维稳官员而言,这些维权人士信念坚定,又勇于付诸行动,因此,直接逼出自己的辖区才能排除隐患、并达成维稳任务。

习近平主政下 中外“人权对话”不演了

位于加拿大多伦多的《中国之春》主编盛雪(照片提供:盛雪)
位于加拿大多伦多的《中国之春》主编盛雪(照片提供:盛雪)

位于加拿大多伦多的《中国之春》主编盛雪长期参与中国人权的救援工作。她说,前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跟胡锦涛主政时期,中共为了取得国际社会的信任,还会做些“人权对话”的表面文章,但现任的习近平已失去耐心,不再配合演出这些戏码。

盛雪表示,习近平自3月展开第三个任期以来,处处摆出蛮横强硬的姿态,导致各级官员上行下效,以表忠保官位。

这反映在外交圈,驻外大使频频出格的“战狼言论”和打人行径,及境内维稳系统加大打压异见人士,都是一脉相承的官方思维。

盛雪告诉美国之音:“习近平这几年的做法确实有这样的调整,就是他非常的狠,他的浑、横、狠、蠢,他对这些坚定的反共人士,几乎就是要逼死你的态度,下边的人表现得更强硬,这就是,上有所好,下必过之。”

中国扩大出境禁令 维权人士无路可“润”

在此前提下,想“润”出国的维权人士几乎难上加难。盛雪分析,1990年代,中共为了换取国际利益,不常拦阻异见人士出境,例如,六四学运领袖王丹以和民运人士魏京生等人都是中外谈判后,得到中共默许才能顺利离境,形同“人质交换”。

但根据国际人权组织“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5月初的报告《陷入困境:中国扩大使用出境禁令》,中国自2018-2022年7月至少新颁或修订5部法令涉及出境禁令,现行达总数15部的法令规章大幅削弱出境的自由度。

中国的《反间谍法》7月1日起生效后,任何接受调查的中外人士和离境后构成潜在国安风险的中国公民,也都可依法限制出境。

中共紧缩管控 凸显内外困局

位于台北的台湾关怀中国人权联盟创会理事长杨宪宏(照片提供:杨宪宏)
位于台北的台湾关怀中国人权联盟创会理事长杨宪宏(照片提供:杨宪宏)

对于中共不断紧缩社会控制,位于台北的台湾关怀中国人权联盟创会理事长杨宪宏认为,中国外有美中局势紧绷、周边国家纷纷倒戈美国的外患,内有经济不振等内忧,执政乱了方寸,才会如此杯弓蛇影。

杨宪宏告诉美国之音:“现在(中共)大兴文字狱、怀疑每一个人,是(前)苏联要整个倒台的过程。美国有一个小说作家汤姆克兰西(Thomas Leo Clancy Jr.)写了一个小说叫《恐惧的总和》(The Sum of All Fears),现在习近平就进入恐惧的总和这个时代。”

《中国之春》的盛雪呼吁国际社会加大关注中国的人权恶化态势。她说,唯有民主国家联合表态施压,才能对中共形成足够的制衡。

来源:VOA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notfre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